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丑妃虐渣不從良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弒君之罪!

    淑妃心中暗道“糟糕”,閃身就想避開。

    沈芷幽在不遠處看了,眼底里閃過了一抹精光。

    她忽然大喊道:“淑妃娘娘!讓我來幫您!這是您給我的增速符,給!”

    沈芷幽說完,一個揮手,“增速符”就朝著淑妃沖了過去!

    說是增速,實際效果卻是減速。

    于是,本來可以避開兇獸的淑妃,被沈芷幽用“增速符”這么一貼,速度瞬間就慢了下來……

    “啊——”

    淑妃慘叫了一聲,被兇獸咬住了肩膀。

    要不是她身上穿了極品仙衣,恐怕她半邊身子都要被咬掉了!

    “快!快救愛妃!”

    國柱還是很喜歡這個妃子的,并不希望看見她死。

    國主身邊的侍衛并不想動,因為,對付這么一頭龐然大物,就連他們也沒有什么勝算。

    然而,國主的命令,他們也不敢不從。

    于是,他們硬著頭皮跑了過去。

    不過,出乎他們意料的是,他們剛沖上去,兇獸就立即松口了,還后退了幾步。

    侍衛們:“……”

    不是吧?難道這頭兇獸真的怕了他們?怎么會,這頭兇獸的修為難道是作假的嗎?

    淑妃好不容易從獸口逃生,再也不敢托大,忙不迭地朝國主那邊跑去。

    “吼!”

    兇獸忽然大吼了一聲,又朝她撲了上去!

    淑妃頓時花容失色。

    “快!快救本宮!”

    淑妃說著,一把抓住了她身旁的一名侍衛,朝兇獸推了過去!

    “啊啊啊——”

    這名侍衛完全沒想到淑妃居然會那么狠,等他反應過來時,眼前就只剩下兇獸的血盤大口了。

    他只能選擇閉上了眼睛。

    不遠處的沈芷幽眼神一閃,朝那頭仙獸做了個手勢。

    那頭仙獸依依不舍地看了面前的“食物”一眼,咽咽口水,在掙扎中放棄了那名侍衛,繼續朝淑妃撲過去!

    那名侍衛沒想到自己居然能在獸口下逃生,腿一軟,跌倒在了地上。

    淑妃咬咬牙,繼續往前跑著。

    其他侍衛都不敢上前幫她了,怕像那名無辜的侍衛一樣,被淑妃推出來擋仙獸。

    沈芷幽不知從哪里竄了出來,再次對淑妃說道:“淑妃娘娘!讓我來幫你!”

    說著,又作勢要往淑妃身上揮靈符。

    “本宮要殺了你!!!”

    淑妃對沈芷幽的怒火終于憋不住了,舉手成爪,就要朝沈芷幽攻擊過去!

    她要拿這個人來祭仙獸!!!

    沈芷幽渾身一震,做出一副備受打擊的樣子,對淑妃說道:“淑妃娘娘,我是來幫您的,您為什么還要殺我哪?”

    淑妃眼里閃過了一絲狠戾,壓根不想對沈芷幽解釋更多。

    反正,她只是想要這個人的命,至于怎么要,用什么方式要,她已經不在乎了。

    沈芷幽看到淑妃繼續朝她沖過來,唇角輕微地勾了勾,隨即裝出一副更加驚慌的樣子,“手忙腳亂”地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大沓靈符。

    淑妃心里冷笑一聲,更加篤定沈芷幽只是個沒頭腦的蠢貨了。

    這些靈符都是她給的,沈芷幽想要拿這些靈符來對待她?簡直是天方夜譚!

    沈芷幽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張攻擊符,朝淑妃揮了過去!

    淑妃壓根不躲不避,直接朝靈符飛了過去。

    她知道,這張靈符雖然表面上看著是一張攻擊符,實際上卻只能增強對方的防御能力。

    此時,她身后還有一頭兇獸在追著。

    沈芷幽甩出這張“攻擊符”正好,能夠給她增強一下防御力。

    “啪”,攻擊符不偏不倚地落在了淑妃身上。

    淑妃也來到了沈芷幽的面前。

    她手握成爪,已經朝著沈芷幽的脖子抓了過去。

    “轟!!!”

    攻擊符起效了,淑妃被瞬間轟飛!

    “噗——”

    淑妃大吐出了一口鮮血,驚疑不定地朝著沈芷幽看了過去。

    怎么會這樣?!!!

    沈芷幽筆直地站在原地,朝她輕巧一笑。

    云淡風輕之中,帶著些微的嘲諷和鄙夷。

    這一笑,幾乎解釋了之前的所有事情。

    這個女人是故意的!她識破了我的計劃!

    淑妃的腦海里劃過了一道靈光,終于想通了所有的事情。

    “可惡!”

    淑妃從地上站了起來,對沈芷幽的殺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

    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樣把她耍得團團轉!

    “吼!”

    仙獸嘶吼著,再次來到了淑妃的面前。

    淑妃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張靈符,“啪”地朝仙獸貼了過去。

    這張靈符是淑妃儲物戒里威力最強的靈符了,可以讓一頭仙帝級別的仙獸定身一個時辰以上。

    而現在這頭仙獸只是仙君級別,定身時間可以更長一點。

    淑妃其實是很不想用這張靈符的,因為,這張靈符是她在一次秘境尋寶的過程中,無意中得到的,用了,也就沒了。

    要不是情況太過于緊急,她壓根不會使用它。

    兇獸,果然成功被定住了。

    淑妃終于可以脫身出來,她立即朝沈芷幽反撲了過去!

    在離開這個狩獵場之前,她一定要拿下那個女人的命!

    看到淑妃朝她撲過來,沈芷幽壓根不躲也不避。

    她朝淑妃微微一笑,這副氣定神閑的樣子,真是和之前判若兩人!

    就在淑妃攻擊到她面前時,她輕巧地一躲,便避開了。

    淑妃暗恨咬牙,她聚力在掌心,一掌朝沈芷幽轟擊了過去!

    沈芷幽懶洋洋地一抬手,淑妃所有的攻擊就化作了烏有。

    淑妃渾身一震,這才意識到,沈芷幽的實力,恐怕遠遠要比她表現出來的更高!

    然而,淑妃依然是不甘心。

    她久居高位,何曾吃過這樣的悶虧?

    要是把這口氣咽下去,連她都會看不起自己!

    所以,她一次又一次地,朝沈芷幽攻擊過去!

    只在眨眼之間,兩個人就過招了好幾百次。

    其他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他們原本想著,淑妃對上那個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女人,將會是碾壓性的勝利,誰能想到,那個女人雖然一直在躲避,卻也沒有被淑妃傷到半根汗毛。

    不過,最重要的一點是,淑妃為什么要殺掉這個女人?

    而這個女人,又為什么要在大家面前隱藏實力?

    不僅周圍旁觀的人這樣想,連朱雀國國主,看向淑妃和沈芷幽的眼神,也有點明滅不定。

    “夠了!”他沉聲說道,“兇獸已經被制服,你們還打什么打?!”

    淑妃微微一僵,咬咬牙,收回了手。

    她的眼底閃過了一絲晦暗不明的狠戾。

    淑妃一個轉身,眼圈一紅,朝朱雀國國主懷里撲了過去!

    “陛下!請您為臣妾做主哪!”

    被淑妃柔軟的身子那么一撲,朱雀國國主內心的憤怒也去了一半。

    “到底怎么回事?給朕說一說。”

    朱雀國國主輕撫著淑妃的發髻,問道。

    “臣妾本來是想要替國主您擋住那頭兇獸的,沒想到,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總是在一旁使絆子,先是降低了臣妾的防御能力,讓臣妾被兇獸咬了一口,然后使用靈符攻擊臣妾,讓臣妾受了重傷,別看她裝出一副替臣妾著想,想要幫臣妾的樣子,您看看她所做的事情,有哪一樣是替臣妾著想的?她是想要置臣妾于死地哪!”

    朱雀國國主皺眉朝沈芷幽看了過去。

    在他看來,沈芷幽的出現,的確很可疑。

    這個女人全身上下的修為一看就是不高,但她卻能來到十級狩獵場。

    最重要的是,為什么她要隱藏自己的修為?為什么她要針對淑妃?

    然而,朱雀國國主也沒有忘記,沈芷幽可是沈墨放在心上的人,因此,他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對沈芷幽做出處理。

    所以,他只能緩了緩口氣,說道:“你有什么要說的嗎?給朕解釋一下?”

    淑妃微微一愣,她完全沒想到,朱雀國國主會用堪稱“禮貌”的態度去對待沈芷幽。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還出了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淑妃擰起了眉毛。

    沈芷幽剛說出一個“我”字,一支利箭忽然“咻”地破空而出,直直地朝著淑妃和國主飛了過去!

    “啊!護駕護駕!”

    “快來護駕!”

    現場頓時更亂了,眾多的達官貴人都朝朱雀國國主擁了過去,想要護他離開。

    沒辦法,死了一個淑妃沒關系,國主不會怪他們,要是傷到的是國主,那未來他們這些在場的人就沒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咻咻咻!”

    一支箭又一支箭朝淑妃和國主飛了過去,這些箭都精準得可怕,都是直直朝國主的命門而去的。

    淑妃從國主懷里站了出來,再次搖身變成了忠心耿耿的護主寵妃。

    不過,這一次,她刷好人設的算盤恐怕要落空了。

    沈芷幽拿出了一張靈符,輕輕一彈。

    這張靈符悄無聲息地落在了淑妃的身上。

    于是,本來已經成功擋在國主面前的淑妃,忽然之間身體一歪,那支利箭直直朝國主的胸口插了過去!

    “咻!”

    這一次,正中國主的胸口!

    “陛下!”

    “陛下!!!”

    眾人忙不迭地朝國主涌了過去,臉上寫滿了驚恐。

    國主被人扶了起來,胸口的疼痛,讓他覺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死了。

    沈芷幽朝朱雀國國主走了過去,飛快地塞了一顆丹藥進了他的嘴里。

    朱雀國國主來不及反應,就咽了下去。

    “你,你給朕吃了什么?!”

    朱雀國國主驚疑不定地朝沈芷幽怒吼道。

    這一次,他是真的對這個女人有了殺意!

    沈芷幽抱拳一鞠,說道:“抱歉,陛下,因為情況緊急,所以臣女只能先斬后奏。臣女這顆丹藥可保陛下一命,如無意外,三炷香時間過后,陛下就能痊愈。”

    “開什么玩笑!你沒看到陛下他傷得有多重嗎?!你問都不問就給陛下亂吃藥,要是吃出什么問題來,你該當何罪!”

    “臣女能保證,這顆仙丹,絕無問題。”

    沈芷幽一字一頓地說道,那自信的目光,胸有成竹的氣勢,讓人不知不覺就想要信服。

    朱雀國國主喘了幾口氣,忽然發現,胸口是沒那么疼了。

    那支靈箭直接穿透了他的丹田和心臟,要是沈芷幽的藥有問題,他現在恐怕已經命懸一線了,哪有可能還睜著眼睛和別人交談。

    站在一旁的淑妃咬咬牙,捏緊了拳頭。

    她忽然覺得,一切好像都不受她控制了。

    片刻后,一名侍衛小跑著來到了國主的面前,湊到他的耳邊,悄聲說了幾句后,把手里的東西交到了他的手上。

    國主看著手里的東西,神色大驚!

    他憤怒地把手里的東西朝淑妃的臉上砸了過去!

    “大膽淑妃!朕待你掏心掏肺,而你居然買兇想要奪朕的命?!!!”

    什么?!

    淑妃完全沒反應過來,就被朱雀國國主扔過來的東西給砸了個正著。

    這一砸,她更加懵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