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鎖龍人 >

第十二章人為改造

    【書接上文,上回書說到趙良答應了木青冥的要求后,木青冥又提出,要趙良一定要把報案人六姑和她的窯子,都監視起來。而鐵樺和鐵嬸,也按木青冥的安排頂上了之前負責監視四怪一舉一動的兩個長生道教徒。原因無他,只因為木青冥認為,就算這兩人已經暴露,但也沒有引起長生道的重視,必然還會被劉洋啟用。引出來長生道教徒出門,鐵樺和鐵嬸悄然跟上。木家小院中,張曉生等弟子得知此事后,好奇之下讓木青冥猜猜這兩個教徒,會前往何處?木青冥當機立斷,料定兩個教徒一定會去長湖。】

    微風清爽,拂過小巷,揚起了曬在房屋外挑起竹竿上的衣褲。

    匿跡咒藏身的鐵嬸探頭張望,那間小屋依舊是門窗緊閉,之前皎云安排停留在此,以幻術而制的蛾子早已不見了蹤影。

    四怪當初雖然說了發現鎖龍人,察覺了他們的存在和暗中動作,卻未曾提起這兩個邪人已經被鎖龍人盯上。

    加上這二人現身之時,看到木青冥已經是奄奄一息,以為木青冥根本沒有察覺也沒有記下他們的容貌,自然也沒有警惕。

    而木青冥蘇醒之后,就下令讓皎云快些撤了那些蛾子,自然也沒有被當時已經開始著手制造媒介的長生道發現了任何的端倪。

    這也是劉洋,至今還敢啟用這間屋里的兩個邪人的原因。

    鐵樺和鐵嬸不再暗中議論,也未開口說話,繼續匿跡咒藏身,躲在陰影之中繼續監視著那間小屋。

    不久之后,屋門打開,兩個邪人從中走出,背上都背著背簍,上覆青草,不能看出其中裝著什么。

    兩人出門后關上屋門,上了鎖后轉身就走,朝著南門那邊而去。

    鐵樺和鐵嬸暗中對視一眼后,悄悄的跟了上去,但始終沒有解開匿跡咒,一直以此奇術藏匿身形。且始終和那兩個邪人,保持著一丈左右的距離,不急不慢的跟著。

    縱然那兩個邪人回頭、張望左右幾次,也沒有看出什么端倪來。

    很快,兩個邪人就走到了南門后,轉了個彎就徑直的走入了門洞,朝著城外而去。

    眼看著兩個邪人是要出門,鐵樺和鐵嬸也沒有多想,就跟了上去。同時意念傳音,把這些消息傳給了沙臘巷中的鎖龍人們

    白云悠悠,碧空如洗。

    木家小院的天井中被明媚陽光覆蓋,每一塊光滑的地磚,都泛著淡淡的光芒。

    坐在樹下的木青冥,讓張曉生把樹上關著夜梟的鳥籠提了下來,放在了他身邊的石桌上。

    不一會,弟子皎云和龍姑從對面西屋一樓豢養守宮那間屋子里,緩步走了出來。一人手中抱著一個圓口深腹的銅瓿,青銅打造而成,耳面模印獸面紋,兩耳之間對稱貼飾模印的獸面銜環。

    瓿身上刻滿了符咒符篆,形如蝌蚪,既不同于甲骨和鐘鼎文,也不同于籀文蝌蚪,但每一筆每一畫都蒼勁有力。

    而龍姑的手中,還多拿著一根長有一尺的竹制鑷子。

    兩人走到了石桌邊上,把銅瓿放在了石桌上。

    “師父,你說這夜梟兇悍,雖是晝伏夜行之靈,但體內純陽渾厚,可破破妖氣毒蜃,更可驅除鬼魅。”龍姑說著,瞥了一眼鳥籠中無所事事的夜梟。

    這兩只夜梟在妙筆妙天的中藥滋養下,今年開春就脫了羽毛,重生新羽,煥然一新,模樣也大變,與其他的梟完全不同。

    不但喙、爪子尖銳鋒利無比,雙眼血紅又無懼色,目光犀利,且陽光下雙翅和身上羽毛呈現出碧光一片。讓人一看之下不由得想起了昆明傳說里的碧雞。

    而長得長有一尺有余的尾羽又是金燦燦的,酷似鳳凰長羽,又與東西寺塔上的金雞尾羽一般。

    倒是不像是夜梟了,倒是如神話里的碧雞一樣。

    “既然這樣,你怎么還要我們喂它們吃毒物?”頓了頓聲的龍姑,蹙眉問出了心頭困惑,也抬手打開了石桌上的一個銅瓿。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隨著銅瓿蓋子開啟從中傳來。龍姑順著圓口向內一看,只見得銅瓿里鋪著一層沙土,上面撒著碎肉,豢養著蜈蚣和蜘蛛無數。

    蜈蚣無不是長有一寸,百足長身纏繞在一起,渾身烏青烏青的。那些蜘蛛大如雞蛋,渾身漆黑,長毛一根根聳立在身上腿上,看得人渾身發毛。

    盡是些劇毒之物,在銅瓿之中共存共生,又互相廝殺。

    也是張曉生按木青冥的要求,從附近的古墓中搜尋而來的,真正的至陰至毒之物。無不是能口吐毒瘴,渾身上下毒素彌漫覆蓋。

    但由于銅瓿嚴絲合縫,加上加持其上的符篆,倒是這些毒物和它們體內的毒氣也不能溢出。

    “陰陽相沖,亦能相合,夜梟就得這么喂養。”木青冥微微闔眼著,緩緩說到:“自古西南多有瘴氣毒物,古人就這樣豢養夜梟以此破妖氣毒蜃,克制五毒。若不喂食毒物,夜梟體內純陽之氣太重,必然剛烈,桀驁難馴不說,甚至兇性難改,會傷人傷畜。且還只能克制五毒,難祛妖氣瘴氣。”。

    木青冥所言并不是鎖龍人的秘籍,而是妙筆破解了長生道邪書上內容而得知的。只是后來,人多了城市多了,毒物遠遁了深山后,這種豢養夜梟的辦法也就漸漸的被人淡忘,最后完全遺忘。

    龍姑拿著竹鑷子,捏起銅瓿里一只百足蜈蚣,任由那蜈蚣扭來扭去也難以掙脫也同樣加持了禁錮符篆的鑷子,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龍姑用鑷子拿捏著,送進了鳥籠。

    籠中夜梟本還無所事事,一見蜈蚣來了,立刻眼冒精光,撲翅張喙啄向了蜈蚣,三兩下就把蜈蚣扯斷分食。

    就連血中散發出的毒氣,也被兩只夜梟一吸,就吸了個一干二凈。

    “所以城中的碧雞傳說,不是什么鳳凰也不是什么金雞。”皎云眼珠子滴溜一轉,對木青冥說到:“其實就是夜梟,和我們養的這兩只一樣,是嗎師父?”。

    “差不多吧。”木青冥依舊微微闔眼著,緩緩說到:“神話畢竟不是事實,有演義的成分,不過如果那神話里的金雞就是我們豢養的夜梟的話,金雞破曉百毒遁逃,倒是真的。”。

    說話間,龍姑又喂了那兩只夜梟數只毒蟲。兩只夜梟吃的津津有味,也未曾被毒素毒倒。

    毒蟲的毒血毒氣進了它們體內,很快就被消化得干干凈凈,兩只夜梟也是安然無恙,倒是越吃毒蟲越是精神。

    與此同時,鐵樺和鐵嬸的意念傳音也傳了過來,傳到了就在院中的每一個鎖龍人腦海中。

    鐵樺夫妻跟著兩個邪人先向南,然后轉了個彎向東而去。

    看著樣子,兩個邪人南門出城不過是南門路近,也可能是為了迷惑鎖龍人的舉動,先往南而行而已。

    而昆明城以東地區有什么,金馬山宜良圍桿山等等地區,還有石林。

    “奇了怪了,這兩個邪人好端端的出城做什么?”張曉生坐在石桌邊的石墩上,若有所思的嘀咕道:“按理說他們出動,多半是要做情報里的媒介,或是其他的事情?”。

    邪人必然是有所行動,但張曉生還是不知道他們要做什么,才會出城的,這才想不明白嘀咕了一聲。

    他身旁的木青冥雖然闔眼著,但也聽到了他這聲嘀咕。

    稍加思索后,木青冥想到了什么,睜開了雙眼,抬頭透過頭上新葉縫隙,望了望天井上顯得深邃又狹小的天空,悠悠說到:“還是要去做媒介。”。

    說話間,也意念傳音給了鐵樺:“鐵樺叔,注意一下有沒有其他邪人跟隨著那兩個邪人,同往目的地,然后盯緊了他們,看看他們要做什么?”。

    木青冥雖然猜到了邪人,也許是要做媒介,但并不確定,只能先讓人盯緊了,確定了對方真的是要做媒介才行。

    就這么一會的功夫,銅瓿里的毒蟲已經被龍姑喂了一半,她和皎云隨機蓋上了銅瓿時,張曉生也起身,把關著吃飽喝足夜梟的鳥籠,再次掛回了離地不遠的樹枝上去。

    “師父,你怎么知道他們要去做媒介?”與此同時,好奇心向來不小的皎云又問到。

    “我還知道他們要去哪里呢。”木青冥答非所問的說到,話里話外都透著一絲絲得意。說罷,也揚起嘴角微微一笑。

    “去哪里?”身邊的三個徒弟一起看向了木青冥,齊聲問到。

    “石林,長湖。”木青冥再次微微闔眼起來,一字一頓的說到。

    然后慢悠悠的搖著他坐著的搖椅,咯吱的輕響聲,從椅子下傳來。

    他的三個弟子微微一愣,都微微皺眉起來。他們都知道這個長湖,是因為湖面呈長形,狀若臥蠶,又似新月,得名長湖,因其深藏叢山密林之中,又稱“藏湖”。

    湖水清澈平靜,魚群在水中悠然自得,岸邊多有青山綠樹,倒映其間,聽說風景確實不錯的。而夕陽下的長湖跟美,總是聽當地來城中做生意的人說起,傍晚時分整個湖面被落日的余輝涂抹得金光燦燦,銀花點點。

    這些贊譽,無論是張曉生還是龍姑,或是皎云都略有耳聞。

    但正因為這樣,三個弟子都想不明白這么好的美景,怎么和邪人,和邪教所需的媒介有關系?

    他們疑惑和費解的目光,再次齊齊落在了木青冥的身上。那龍姑張唇問到:“可師父,這地方聽說風景不錯,邪人要做媒介,難道還要找個風景好的地方,才有心情去做那媒介?”。

    “哈哈,當然不是心情好和風景好的原因。”木青冥心中大悅,不由得笑了笑后,道:“那是因為長湖在城外東南地區,符合此時兩個邪人所去的方向。且我早已知道,那長湖有人工改造的痕跡,而改造了它的正是長生道。”。

    木青冥的猜測是否正確?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