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妖孽狂醫在都市 >

第715章 在擔心要飯的 新

    妖孽狂醫在都市第一卷第705章在擔心要飯的“或許老夫命不該絕,穆凌峰乃是醫者,一生致力于對草藥的研究,穆凌峰恰好到秦嶺腹地采藥,從而遇到了昏迷中的我。”榮憲義道。

    “哦!”如此解釋,秦揚就明白了。

    穆凌峰雖身為大山派掌門,但大半時間都是在江湖游歷,哪里有奇花異草,哪里就有穆凌峰的身影。

    “至此以后,黃河雙煞就如同從人間蒸發,再也難覓蹤跡,前幾日,丐幫弟子得到確切消息,說黃河雙煞在松榆現身,老夫這才匆匆趕來,不過體內奇毒時不時發作,令人疼痛難耐,沒想到遇到秦小子你,也算咱們師徒有緣。”榮憲義道。

    秦揚說道:“師傅,那黃河雙煞可有何特點?”

    榮憲義道:“特征明顯,黃河雙煞一高一矮,矮個子是表弟名為莊鐵賢,高的是哥哥,名為青木犁。”

    秦揚一拍茶幾,說道:“這就是了,我見過他們,還差點和這兩人交手。”

    “哦?”榮憲義眉峰顫動,激動的看著秦揚道:“快快講來。”

    于是,秦揚把自己去上清縣的遭遇詳細訴說了一遍。

    “如果真是他們兩個,現在他們投靠了松榆曾午陽家族,為左右供奉。”

    “狗賊!”榮憲義非常激動,胡子翹的老高,捏緊雙拳,慢慢平息下怒火,點頭道:“很好,我正在找他們呢,我想我的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是該活動活動筋骨了。”

    說著,榮憲義迫不及待的起身,說道:“秦小子,我去去就來,記得給為師備好酒菜。”

    “師傅,要不要我幫你?”秦揚擔憂道。

    “不用!為師定要親自手刃仇人,祭奠我死不瞑目的女兒和鐵血十二鷹。”榮憲義拿起打狗棍,出了房門,幾個起落,消失無蹤。

    曾午陽曾家并未住在市區,而是遠離市區的莊園別墅,周圍綠樹成蔭,亭臺樓閣,巨石假山,小橋流水,環境幽雅,建筑古樸,曾午陽是做房地產起家的,自然有合適的地方建立自己的莊園。

    曾家溫泉水霧升騰,莊鐵賢和青木犁全身淹沒在溫泉里閉目養神,身后兩名身著輕紗,姿色不俗的美女媚眼含春,跪在兩人的身后,小手輕柔的按摩著莊鐵賢和青木犁的雙肩,滿臉滿是媚態。

    莊鐵賢身軀矮墩結實,五十來歲的人,肌肉似鐵,青木梨身材高瘦,軀干消瘦露出一排排的肋骨,干巴巴的身體形如骷髏。

    “大哥,聽說最近松榆來了不少丐幫的人,是不是有蹊蹺?”泡在溫泉的莊鐵賢閉著雙目,張開嘴,身后的美女立即給他塞進一顆水靈靈的葡萄。

    莊鐵賢從水中伸出胳膊,大手反后,使勁的捏著美女豐滿的肉臀,嘴里嚼著葡萄,好不愜意。

    “長老,你輕點嘛!”美女扭著屁股,嬌滴滴的嬌嗔。

    “你在擔心那臭要飯的?”青木犁輕蔑看了表弟一眼,尖聲尖氣的道。

    “不得不防!”莊鐵賢擔憂的說著,短粗的大手已經鉆入了美女張開的腿間。

    唔!

    美女扭著屁股,眼神迷醉,臉色酡紅,好不銷魂。

    “今朝有酒今朝醉,依你我兄弟二人的功力,還怕那個臭要飯的不成!”青木犁眼神閃過一絲兇狠。

    “只可惜當年讓那臭要飯的逃了,算他命大,這幾年你我兄弟為了躲避江湖清算,遠離江湖十幾年,但我們的功力卻一點也沒撂下,無論誰來,我們都得把他留下。”莊鐵賢傲然道。

    “桀桀桀桀,兄弟說的對,江湖的那些所謂正義人士,找了你我二人十幾年,我們還不是活的好好的,兄弟不必杞人憂天!”青木犁猛睜雙目,眼里射出一道淫邪的光芒,尖聲尖氣道:“昨天輸給了你,哥哥我頗有不服,咱們現在再次比過。”青木犁一把拽住身后幾乎赤裸的美女,在美女驚聲尖叫中跌落溫泉,頓時輕紗濕透,姿態越發撩人攝魄,幾乎在同時,莊鐵賢身后的美女也被莊鐵賢拽入池中,隨著兩聲尖叫,莊鐵賢和青木犁已然把兩女從水中抱起,頓時溫泉蕩漾,水花四濺,狂笑和呻吟四起……

    “吼!”隨著一聲龍吟,一股強大無形的內力直撲溫泉中的黃河雙煞二人。

    “不好!降龍十八掌!”青木犁尖聲大叫,一把甩開身前的美女,幾乎和莊鐵賢同時從池中躍起,帶起無數水花,四掌齊出。

    莊鐵賢和青木犁躍起的同時,四掌帶起滔天水盾,擋下一擊。

    “轟!”溫泉池水如直沖天際的龍卷浪濤,形成巨大的水柱,相撞在一起,然后轟然落下,又如巨浪拍岸,池中兩名美女已被水柱攪起摔跌出去,陷入昏迷,莊鐵賢和青木梨果然身手了得,第一時間逃離險境,兩人身上已經多了一道遮羞布,浴袍。

    “我道是誰?果然是你這臭要飯的。”莊鐵賢和青木犁并肩而立,嚴陣以待。眼里泛著懾人的光芒。

    榮憲義打狗棍拄地,雙目閃著寒芒,威壓的氣勢蓬勃而出,壓迫的黃河雙煞心頭不由一凜,莊鐵賢雙掌已然如兩塊炭爐燒紅的烙鐵,紅光乍現,全身緊繃,一雙兇目直逼榮憲義。

    青木梨雙掌泛著幽藍的光芒,正是賴以成名的陰冥掌。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二人作惡多端,當年所做的惡事,以為可以逃避正義的懲罰,老叫花早就對天發誓,今生今世,必除你們兄弟兩個,今天就是你等忌日。”榮憲義手中打狗棍封字訣橫在胸前,緩緩道。

    “桀桀桀桀!”青木梨笑聲如厲鬼刺耳難聽:“兄弟,真讓你說對了,這幫要飯的果然找上門來。”

    “哈哈哈,臭要飯的,當年你僥幸逃脫,今天你不請自來,我們兄弟就送你見你的女兒和鐵血十二鷹!”莊鐵賢放肆的大笑。

    榮憲義眼底閃過一絲痛苦,隨即恢復平靜,他意識到多年的心愿即將達成,早已不愿等待和廢話,全身真氣彌漫,須發戟張,威勢頓時鋪展開來,身影鬼魅瞬閃,出現在黃河雙煞面前,一招棒打雙犬,打狗棍呼的一聲,帶起強大勁風,已迅猛姿勢橫掃黃河雙煞四足。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