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第612章 610.第十八境

    江懿轉生,有宿慧在。

    江懿,不一定是江懿。

    古神教前任教主,只是他這一世的身份。

    如果向上追根溯源,最終會追溯到誰身上?

    不過只要他修為最高那一世的實力不要跟江懿差出太多,那么白玉瓶里消耗暗金瓊漿套取他消息,應該也就是一位巨頭的量。

    陳洛陽之所以猶豫,是因為他白玉瓶中暗金瓊漿的存量,本來也就不足四個巨頭之數。

    查詢武圣尚算富余,查詢武尊哪怕一個也覺肉痛。

    假使能找到江懿,并將之解決掉,那有進有出,可以彌補,至少不虧。

    若是沒能干掉他補上,那就是實打實的消耗了。

    當然,陳洛陽直覺感到,通過江懿,自己可以掌握許多有用的訊息。

    這些情報,或許可以為自己帶來足夠的補償。

    但這是不保準的事情……

    陳洛陽思索片刻后,最終還是投入暗金瓊漿,向白玉瓶查詢江懿。

    此前徐鵬與竹瀶兩次三番出意外,讓他感覺紅塵局勢屢屢超出自己把握。

    他需要更多的訊息。

    白玉瓶內的暗金瓊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

    讓陳洛陽安心的是,瓊漿減少的份量,大約就是一位第二十境修為的武尊巨頭所應有的份量。

    然后,暗金色的霧氣蒸騰,凝結成文字不散,呈現在他面前。

    只是,文字密密麻麻,讓人眼花繚亂。

    程應天等人的信息,一人就是一本大部頭,讓陳洛陽看了都覺得累。

    而江懿的生平經歷文字記述,何止幾人總和?

    知道對方有宿慧的陳洛陽對此倒有心理準備,但看到具體內容剛一開頭,就微微愕然。

    楊青士?

    青云齋開山祖師,第一代齋主?

    這確實有點出乎他預料。

    陳洛陽閉目養神,沉浸在腦海中白玉瓶提供的海量信息中,身體輕輕向后,靠在椅背上。

    幾乎不用看后面的內容,也大概可以確定,就是江懿,或者說就是楊青士,將青牛觀觀主的秘密泄露給天河,泄露給東周皇朝。

    傳聞中,千多年前,楊青士就跟老劍仙是故交好友。

    不同于“鶴仙”李護霜又或者東周女皇這樣的晚輩忘年交,楊青士千年前崛起,跟老劍仙、血河老祖實打實是一個時代的巨頭強者。

    那個時代的巨頭,如今也就只剩下葉天魔、老劍仙、蒼龍島主、小西天普慧方丈四個了。

    江懿,或者說楊青士,他可能不確定青牛觀主是跟他和黑水絕宮凌蒼一樣遭劫,還是被清微界的道君救下,但他可以肯定,青牛觀主當時也沒好果子吃,眼下的青牛觀一定是外強中干,沒有巨頭坐鎮。

    消息傳遞給天河與東周,東周女皇即便不信,但試試總無妨。

    結果一試之下,青牛觀果然暴露了虛實,被女皇按在地上摩擦,整個趕出東周地界。

    只是,除了青牛觀主的問題外,江懿有沒有跟老劍仙他們聊些別的什么?

    老劍仙,從多久以前,便知道江懿的秘密真相?

    當初一起去天河轉述天機先生遺言時,沒看出任何端倪,是他們隱藏的太好嗎?

    陳洛陽心中疑竇叢生,耐下心來,靜靜瀏覽江懿的生平經歷。

    第一世,楊青士。

    千多年前,曾經當面見過那時尚未閉關的魔尊……他對我仿冒魔尊,生出懷疑,或許這也是原因?

    距今約八百六十年前,因黯辰之幽魂長生印而神魂生變,天魂震顫……嗯?黯辰又是誰?

    陳洛陽暗自皺眉。

    這是一個從不曾聽過的名字。

    至于天魂震顫,陳洛陽倒是有所耳聞。

    雖然因為時間久遠已經近乎傳說故事,但此前瀏覽古神教典籍的時候,黑雪老人、元冥歸宗石和青云齋二代齋主的故事令他印象深刻。

    楊青士,也是天魂震顫?

    陳洛陽立馬生出聯想。

    他當即一路向下看去。

    果然,楊青士的第二世,就是他所謂的傳承者,青云齋第二代齋主,傅晨。

    其后傅晨因元冥歸宗石,不甘為黑雪老人所困,因而自戕。

    看似剛烈,實則是另一種形式的金蟬脫殼,借助死亡,改換身份,隱藏天魂震顫的秘密。

    只要旁人不知他天魂震顫,自然不會想到拿元冥歸宗石來針對他。

    例如其第三世,北魏皇朝最后一位巨頭皇者,魏恒帝慕容明,便無人知曉他天魂震顫的秘密。

    現在,陳洛陽也徹底明白,江懿當初為何要與老劍仙合作,干掉血河老祖。

    他想要從血河老祖那里得到的東西,正是元冥歸宗石。

    天魂震顫的問題,對他來說,一直存在。

    只不過,有時候他暴露了,為人知曉,有時候隱藏的很好罷了。

    而這一切向上追根溯源,都源于那個名叫黯辰的人。

    此人是誰?

    楊青士被其下了幽魂長生印的時候,可已經是一方巨頭,武尊境界的強者了。

    誰能如此輕易拿捏他,讓他完全無可奈何?

    一山更有一山高,楊青士當然不是無敵的。

    但對方能擊敗他,能殺死他,同這樣收拾他,難度是完全不同的。

    這般強者,按理來說不該如此籍籍無名。

    彼時魔尊尚在,其他幾界的強者也不至于能如此肆無忌憚在紅塵界炮制一位巨頭。

    強大,但隱秘……

    陳洛陽腦海中瞬間冒出“幽冥神”三個字。

    所以說,這個黯辰,其實是一個幽冥神?

    一個極為隱秘,在當時已經成長到極為可觀程度的幽冥神?

    現在,這個幽冥神,在哪里?

    此人炮制楊青士的時候,魔尊已經閉關。

    只是陳洛陽眼下不確定魔尊具體隕落的時間,不知道是否同這個幽冥神有關。

    假使無關,那說明對方很可能仍在紅塵界中。

    “幽魂”、“白骨”、“災厄”,如果“大疫”也算的話,剛好四個……

    是誰?

    在哪里?

    陳洛陽凝神思索。

    自當初給楊青士落下幽魂長生印后,這個黯辰再未與之接觸過。

    那此人當初拿捏楊青士又是為了什么?

    事后,有沒有暗中觀察楊青士,觀察傅晨,觀察慕容明,觀察江懿,直至如今的何森?

    說到何森,他又很不尋常。

    此前幾次輪回,都是襁褓嬰兒從頭來過,唯獨這次,是何森被江懿奪舍。

    照這么看,是否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江懿打破了這輪回之苦?

    總結他之前幾次輪回,值得留意,第一世楊青士和第三世慕容明都是三百六十歲時,歷神魂輪回之劫,仿佛常人壽終正寢一樣。

    換言之,他每一世都活不過三百六十歲。

    雖然不知他壽數極限能有多少,但每隔三百六十年就要重來一回。

    那么,現在的他,是否跳出這個輪回了?

    江懿的生平經歷整個看下來,他前幾世,包括第一世楊青士,似乎都沒有跟老劍仙等故交好友訴苦求助。

    是畏懼魔尊遷怒,還是畏懼那個幽冥神,又或者他本人也想要借這幽魂長生印牟利?

    陳洛陽一時間辨不清江懿的具體想法。

    不過,前不久他主動與老劍仙接觸,告知青牛觀主秘密的同時,也露了其本人不少底給老劍仙。

    有關對魔尊的懷疑,想必也一并說了。

    陳洛陽睜開眼,雙目中暗金光芒閃動。

    對方現在一起打到黑暗洞天里去,他求之不得,但估計江懿他們不會再重蹈覆轍。

    在找到破解羲皇古陣的辦法前,他們應該也不至于直接來找古神教找他陳某人。

    不過,自己并不能掉以輕心。

    第九次星耀到來時,他要應對天少君,屆時說不定便會群魔亂舞。

    除此以外……

    陳洛陽眼睛瞇縫起來,手指輕輕敲擊座椅扶手。

    東周女皇,很可能是人皇嫡傳。

    李故城當日關于人皇陵下落的分析,不無道理。

    人皇陵,很可能真的存在,并且不在陸地,而在深海中。

    東周女皇,是意境尋到了人皇陵,因為成為人皇隔世傳人,還是說傳承另有來歷?

    如果是后者,她會否也在尋找人皇陵?

    老劍仙等人懷疑魔尊生死,卻也未必樂意其他幾界至尊君臨紅塵。

    但如果人皇重臨呢?

    陳洛陽靜靜思索片刻后,站起身。

    他找來蘇偉、謝不休、練步一等人,吩咐道:“明日,我往東周皇朝一行,你們留守總壇,遇事自行決定。”

    眾人當即應聲道:“謹遵教主諭令。”

    剛剛收留從東周遷來的青牛觀,教主就立馬要前往東周,讓古神教眾人一時間猜不透他心中所想,不過大家都恭敬遵命。

    陳洛陽吩咐過后,令眾人退下。

    他自己則來到那株金梧桐樹腳下,仰望寶樹良久后,他在樹下盤膝而坐。

    陳洛陽雙目閉合,身體周圍,漸漸有黑霧升騰起來,縱是金梧桐樹的光輝,也無法將這黑暗驅散。

    黑霧繚繞下,陳洛陽的身形漸漸消失。

    取而代之者,一輪黑色的大日,與一彎無形的月牙,漸漸在其中起落沉浮。

    “黑日”同“影月”交匯下,影影綽綽,仿佛形成一座山峰。

    武圣的圣山。

    圣山巔峰之上,徐徐有光芒亮起。

    登峰造極的極光。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