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萬物向長生 >

二百六十二、見天尊的真實目的

    方正在聽完釋蘿這番感天動地的故事后就想好了,他要以重種化劫樹的理由讓天尊復活釋蘿。

    但是他不知道天尊有沒有這個本事,他身為神王后裔,應該是言出法隨的,所以他沒敢在這說出這話。

    其實顧天仇說的孔雀一族的可怕,已經讓方正斷了化劫樹的念頭了,但現在釋蘿事讓他覺得他必須要種活化劫樹了,就算不能為此復活釋蘿,起碼給失魂落魄的白天羽找個精神寄托。

    化劫樹是釋蘿教給白天羽的,釋蘿自己求仁得仁,重新復活的希望應該是不大了,但是如果能讓白天羽守護住化劫樹的話,起碼對白天羽是一個安慰。

    白天羽是帶方正來到這個世界的人,所以方正是很感激他的,能讓白天羽得到一絲慰藉是方正現在唯一能做到的事了。

    而且,化劫樹很明顯對他們好處很大,魔族和人族都希望能得到化劫樹。甚至于妖族也并非不渴望化劫樹,大道難求,有時候做個“藥王”逍遙一生未必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但是,目前來看化劫樹得到的難度非常大,上萬法相守護的棲鳳梧桐,強取棲鳳梧桐籽難比登天。秦山河剛才說悟道菩提可能只剩斷樹殘根了,其實只是照顧白天羽的情緒這么說的罷了。

    秦山河為人很算計,但本質不壞,他是真心的佩服和敬重釋蘿的,所以如果萬妙禪宗的人不是跑得連他都找不到在哪了,他不會允許萬妙禪宗的人拿了渡劫舍利后不聽釋蘿的話,不培養圣女的。

    方正估計——秦山河是已經看到了枯萎的悟道菩提,才斷了抓回萬妙禪宗的門人來實現釋蘿遺愿這個念頭的,再往深處想想,這悟道菩提是不是萬妙禪宗的人弄死的也未可知。

    只有沒了悟道菩提,秦山河才會不再追捕逃跑的萬妙禪宗門人,因為抓回來也沒用了。

    這些方正都想到了,所以他認為自己現在再讓人去跟天尊商量取得化劫樹,也不會有什么結果了。

    白天羽現在的狀態,大概也沒法清醒的,理智的去面對天尊了,而沈千機那?他本身是妖修,對化劫樹就是可有可無的。

    如果自己讓他去找天尊想辦法要化劫樹,且不說沈千機會不會勸自己放棄這個念頭,就算去了能不能不打折扣的向天尊復述自己的要求自己都無法保證,就算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沈千機不會對自己陰奉陽違,起碼在天尊說難以達到后他是不會再努力爭取的。

    其實方正打定主意見一見天尊,并非心血來潮,他還有一個真實的目的,不能跟任何人說起——那就是他想確認一下,自己是天選之子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

    他現在不光懷疑,也有點害怕了。

    本來方正是深信不疑的,這緣于他在地球上看了那么多的玄幻仙俠小說,那里面的主角都有一個隱藏的神秘身份,來頭大的驚人,所以他慢慢變成主角后,得知自己是天選之子,感覺到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所以他才把自己建立神界的想法寫成傳訊符給天尊看,他覺得天尊會考慮讓他這么做的,因為他認為自己設定的這套修士晉級管理的方式,比現在這種單純的靠修為提升來獲取更高的境界要更合理。

    神界與仙界不同,它建立在狂風不停的魔界,來到神界的長生神族依然要修煉混沌之力,釋放混沌之力才能維系神界。而神族付出混沌之力的多寡決定了這個神族在神界的位置。

    神界跟仙界最大的區別就是仍然有階層,不是能長生就完了的!

    在方正看來,天庭還有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三清五老,天兵天將的區分那,現在的仙界沒有這些劃分就是最大的失誤。

    方正規劃了一座城做神界,而且開始還吸納了些不能真正修煉得道的人來建設它,最后這些沒靠修煉而能夠在神界享受長生的人們——比如那些有了石頭身軀卻修為低下的魔族;那些藏在神界不惹天劫修為卻再無寸進的妖族……他們就是神界的下層人等。

    修煉到神界的神族修為比他們高,自然成了統治階級,他們也就有了天然的統御對象,就像天庭的神仙都會有黃巾力士,侍應仙童一樣。

    但是他們也不是就無憂無慮了,當你不能為神界貢獻足夠的混沌之力的時候,你的位置就會被別人替掉。

    這么做是有好處的,這好處方正也跟天尊說的很明白了,方正告訴天尊,他之所以在跟冥皇爭斗中敗北就是因為他統御不了手下的金仙,不滅金仙都是獨立的存在,仙界沒有階層劃分也就導致天尊只能獨自迎戰冥皇,金仙們只會在旁邊看熱鬧。

    而冥皇能戰勝天尊就是因為他手下有鬼仙,他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但冥皇也有失誤,他手下的鬼仙都一般大,鬼仙跟金仙唯一的區別就是他們必須聽冥皇的,替冥皇去戰斗。

    鬼仙好比冥皇的奴隸,這些奴隸雖然必須要聽冥皇的,但是冥皇的勝負其實跟他們一點關系都沒有,所以他們也是出工不出力,積極性也不高。

    但就這出工不出力的鬼仙們,也已經好過天尊的光桿司令了。

    方正告訴天尊,自己的神界雖然開始弱小,但是成為神族后還要繼續為神界貢獻力量,大家按勞分配地位,而不是能力的大小,這就會讓神界有了無限進步的希望。

    神族兼收并蓄,什么生靈都可以靠修煉混沌之力成為神族,而只要神族們修煉,那混沌之力因為大衍之陣的關系,就能不斷的擴大神界地盤,而地盤越大能容納的神族就越多,神族越多神界就越大……良性循環下去,可以讓神界從弱變強,最終戰勝一直不會進步的冥皇也就水到渠成了。

    方正的這套理論給了天尊,天尊送下來了制造神界的大衍之陣,方正就知道天尊認可他的做法了,心里也是沾沾自喜,覺得自己是天命所在的人物沒錯了。

    但是當白天羽拿著《白澤圖》下凡后,方正開始懷疑了,因為方正是天選之子的事現在變得太真實了,真實到方正不得不懷疑了。

    白澤找了白天羽,親口說他是神王后裔,天選之子,但是神界、神族、神王后裔這些詞,和當年袁玄靈說他是天選之子的話是截然不同的。

    因為這些詞是方正剛剛告訴天尊的,方正覺得他不太可能隨口編造的神族、神界這些名詞和事實分毫不差!他不是那種未卜先知,言出法隨的圣人,他沒那本事他自己知道!

    現在這個結果只有可能是一種原因——天尊在幫他圓謊!

    那天尊這么順從他,目的就很可疑了,方正一點都不傻,如果自己的計劃成功了,冥皇被壓制在冥界了,證明神王的實力已經不弱了,那神王跟冥皇似的找天尊麻煩怎么辦?

    他可以不這么做,但他不能保證天尊不這么想啊!

    所以他建立神界去找天尊要大衍之陣,固然是因為這陣法他推演著確實費勁,甚至不太可能創造出來,但是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把神界送到天尊的眼前。

    神界是天尊幫忙建立的,天尊就可以在陣法上留些手腳,做個后手,這樣一來,方正覺得天尊就可以安心了。

    但是現在天尊太配合自己了,把自己塑造成一個眾生膜拜的天選之子,一下子讓方正想到了一個成語——鳥盡弓藏,兔死狗烹。

    這事就復雜了,如果天尊在大衍之陣留的是后手還好,但如果是必殺技怎么辦?他戰勝冥皇之日就是他滅亡之時!那他可就自作自受了!

    方正想到了這些的時候,就決定自己還是跟天尊見個面的好,現在天尊是利用他對付冥皇來著,也已經把他捧到了天選之子的位置了,肯定不會現在害他。

    那方正就趕緊趁現在把后路安排一下,省得最后天尊卸磨殺驢。

    這后路很簡單,神界我來建,神王我不當,我建好了送給你,你讓我做個長生金仙就好!

    但是這些話他必須現在當面跟天尊說明,因此自己必須見一見天尊了。

    方正的話沒有讓沈千機覺得意外,他在方正說要跟天尊要好處的時候,就想到方正要親自見天尊了。

    讓白天羽五天后給天尊帶話?沈千機覺得這是在開玩笑,能跟天尊討價還價的只有神王了,怎么會還光派白天羽上去那?

    不過讓白天羽帶方正上界,或者傳話給天尊要跟天尊會面,沈千機覺得這是理應如此的事。

    現在白天羽心智已經傷了,估計短期也難恢復,那這任務怕是要自己來完成了。

    因此他接到方正的指令后,連忙施禮后說道:“謹遵神王鈞旨。”隨即拿出破界令,就在屋子里震碎虛空消失了。

    方正這時候環顧下四周,說道:“化劫樹的事我去跟天尊談談,你們覺得還有什么需要給天尊要的?不妨再想想。”

    四下的各位都不做聲了,最后,顧天仇對方正說道:“神王陛下,神界草創,事無先例,該有什么困難,會有什么劫難除了您還略知一二外,我等全然不知,這事您就別請教我們了。

    本來我們計劃中是要去大凡間界取化劫樹,要天尊幫我們在大凡間界出個援手的,但現在看來,化劫樹怕也是難了,剩下的還能有什么是天尊能給我們的,屬下們實在想不出了。”

    方正點點頭,說道:“好,那諸君且散去吧,我在這里等沈千機的消息,我跟天尊還有些別的事要談,等我倆談完后,我們要一起開個大會,是關神界建立的大會!

    你們現在也別閑著了,你們回去盤算下人員,參加下次開會的人員,就是太一神教的全部人員了,除了這些人以外,除非我同意,我不希望再多一個知道神界故事的人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