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近身王者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羊皮之下

    又是兩日。

    雖說網絡被封鎖,可,帝都街里鄰坊傳的愈發火熱。

    帝都。

    好似出了一位,能讓七家臣服的,過江猛龍。

    “不知道。”

    面對媒體等人采訪詢問,幾家家族的族人,都異口同聲。

    可細心者卻發現,除了已經伏法死亡的康福武,另外六家的家主好像,也很久沒出現在視野了。

    冬日。

    天空下著小雪。

    城南,周家外。

    “停一下。”

    幾輛黑色將門制式軍車,緩緩停下。

    車窗落下,楚楓盯著眼前歐洲風格的高樓,瞇起眼:“才燒毀沒幾天,又修好了?這周家可來得真快。”

    “他們幾家,最不缺的就是錢,更別說周家做的是地產生意,你燒多少都沒用。”駕駛位上,裴秀一邊解釋,一邊調著車載音樂。

    放的是她偶像,蘭姬妤的CD。

    上邊兒,還有著楚楓幫她要的偶像簽名。

    “死了家主,不轟個百八十炮仗就算了,辦喪也關著門,周家是七大家族之一,怎么忽然這么低調了?”楚楓忽然道。

    嘴上這么說,可他知道,周家這不是低調。

    帝都周圍七家,烽火夜連城,

    可,敢在他眼皮下,迅速大張旗鼓修復的,也就是這周家。

    消息說。

    周家長子聽聞家主噩耗,從海外回歸,第一件事,就是加急修復自家莊園,并且,為父親塑像。

    本來這些無聲挑釁,楚楓完全可以無視。

    可。

    那塑像腳下。

    有著一串刺目的編號。

    S70。

    這是,芊芊那趟失事蘇航航班號。

    “你懂啥,西式葬禮不宜出門,尤其是喪葬,大張旗鼓被視作不吉利,所以,一般都關門進行。”裴秀撇嘴:“好了,還有正事,神將會議要開始了,先走吧。”

    神將會議。

    康福武死后,虎位空虛,理當票選新將!

    她擔心再不走,這楚楓會不會突發奇想,去別人家里再逛逛,耽誤時間。

    “再等等。”

    “等什么,難不成你真想進去,給周家主上香?”裴秀一陣懊惱。

    白發青年幽幽轉頭,和她對視。

    “有何不可?”

    裴秀張了張口,卻發現沒辦法反駁。

    “這件事情,我沒有發言權,可我覺得,七家家主,還有那一百二十弟子都死了,你的仇也算報了吧差不多行了。”

    車內長久沉默。

    空氣微涼。

    這個一向大咧咧的鎮北軍女孩,才意識到自己失言。

    “對不起。”裴秀連忙擺手:“我不是那個意思。”

    她只是擔心,繼續這么下去,將門,也不能再明面去幫楚楓。

    “我知道。”

    當初芊芊失事,裴秀是頭一個來通知他的,甚至帶著哭腔。

    沖這點,楚楓就不會怪這個心直口快的女人。

    楚楓悠然望著前方駛來的一輛大貨車,輕聲道:“芊芊還在就好了。”

    正當裴秀不解,他繼續開口:“那樣,或許里面那些人,我也不用趕盡殺絕了。”

    聞言。

    裴秀臉色一變再變。

    聽這話的意思,楚楓原來根本,沒打算放過那些人!

    她望向青年。

    這個男人,平日里,像一只綿羊般人畜無害,可要是真正得罪了他才會知道,這個男人有多恐怖。

    脫下那張羊皮,才會有人想起,這位,可是那殺手榜第一,堪稱人屠!

    沒等她開口。

    前方那大貨車,停在車邊。

    幾名大漢下車,合力將幾樣巨物卸下。

    “那是棺材?”裴秀看到旁邊之物,瞳孔再次收縮。

    不但是棺材,還有一枚巨型牌匾。

    ‘升棺發材'——楚楓贈。

    “這是你送的?!”

    升官發財,官和財二字,改成了棺材**裸的諷刺。

    “走吧。”楚楓開門,緩緩下車。

    “可神將會議那邊”

    “讓他們等。”

    留下裴秀,呆呆地看著楚楓背影良久。

    如此男兒,卓群天資。

    假以時日,他的成就,可能比她們顧隊還高!

    可依舊為情所困。

    “哎,希望你能走出來。”

    誰能幫他走出來?

    裴秀忽然看了眼后視鏡中的自己,捏了捏面龐,俏臉微紅,猛地啐了一口,拍了自己一巴掌。

    “想什么呢。”

    先不說對楚楓壓根沒感覺,自己和他,也根本不是一路人,身為女人卻性格剛烈,和那位傾城傾國的慕氏千金比,著實不討喜。

    周家。

    私人教堂內,賓客滿座。

    莊重肅穆。

    幾名周家長輩,正站在棺前,神色悲愴。

    一名二十多歲,神態灼灼的男人,將花束放在棺前,雙眼迸發出精芒,輕聲道:“父親,我一定會,讓他懺悔。”

    他是周值。

    周家長子,剛剛從海外回歸!

    “三叔,我父親的雕像,弄好了吧?”

    “弄好了,可值兒,在那雕像腳下篆刻的號碼,合適么?”他身邊,被叫做三叔的周成仁,舉棋不定,似有猶豫。

    說句心里話,他們,著實給楚楓弄怕了。

    青年嘴角翹起:“怕什么,這編號,是我們,對他那未婚妻的悼念啊。”

    “好一個悼念。”

    伴隨著一道男聲。

    轟隆——

    整個大門,轟然敞開。

    大廳內,人群皆出現憤怒之色,

    西式喪葬,開門喧嘩,被視作對死者褻瀆!

    “保安呢!不是說了不讓任何人進來么!”周成仁帶著怒目轉頭,一瞬,身子卻猛顫。

    不但是他,周圍所有周家家屬。

    齊刷刷站起身。

    帶著震驚和淡淡不安。

    而其余不明所以的人,皆疑惑這白發青年究竟是誰?

    “白發他是楚楓?”一人喃喃。

    “不對,我看過照片,不像。”

    那日瞻星樓,有些許照片流出,

    照片上的妖異面容,與眼前,這劍眉星目的青年,絕不是同一個人。

    只有周家等人知道。

    這是楚楓真容。

    “你敢在周家喧嘩,找死么?”一旁,一名寬額男子起身,怒道。

    他是本地一個小地產中間商,在眾賓客中,只算末流,能進場,已經頗為榮幸。

    見大家都不認識這毛頭小子,他心中一喜。

    既然沒人認識這小子,估計,他也沒什么身份地位。

    現在正是掙表現,讓周家注意到自己的時候啊!

    如他所想,青年轉頭,對著他回應道:“我不懂禮數,可能,確實唐突了。”

    聞言,那寬額男子嘴角瘋狂上揚。

    這果然是個軟柿子,好捏!

    “哼!”他冷哼一聲,高高在上:“既然知錯,就麻煩出去,關好門,這里沒有你的位置。”

    楚楓后邊兒,裴秀怒意中燒,正想上前理論,

    可被青年攔住。

    “我來,是要送周家主最后一程,送完就走。”

    這一言出口。

    所有周家嫡系,臉上抽了抽。

    只有那寬額男子,指著楚楓鼻尖:“你算什么東西,有什么資格送”

    啪。

    一巴掌,

    將他扇得七葷八素。

    正要罵人,可抬眼時,男子渾身肥肉抖了抖。

    他在周家面前掙表現,可現在打他的,不是別人。

    正是想巴結的周家望族,周家三把手——周成仁。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