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白夜獵兇 >

第【64】章:向死而生

    大概在被掩埋了二十多分鐘之后,我被人從沙坑里面救了出來。

    怎么也想象不到,救自己的人,竟然是神父身邊那個修女。

    那個修女把我從沙里面跑出來之后,連忙拿出一些工具幫我止血。

    我使勁甩了甩腦袋,想讓自己盡快清醒過來。

    因為遭到了這些人的突然襲擊,現在還沒有回過神來,甚至認為自己還在意識模糊的狀態當中。

    修女幫我止完血之后,說:“我沒有針線這些工具,沒有辦法對你頭部的傷口進行縫合。”

    聽到修女這么說,我問:“我有一件事情想不通,你不是跟神父一起的嗎?怎么會跑來救我?”

    聽到我這么一問,那個修女笑了一笑:“我相信你不是壞人,他們一定是誤會你了。”

    聽到這個修女說起其他人,我突然緊張了起來:“他們去什么地方了?”

    “他們正在想辦法怎么離開這個沙灘,我看到他們分心了,所以連忙跑來把你救起來。”

    雖然這個修女救人的理由聽起來有點牽強,但是再怎么說也是救了自己一命。

    如果修女不過來的話,再過十分鐘,我就有可能會被悶死。

    想了一下之后,來不及跟這個修女說謝謝!

    必須盡快查出來,那個眼鏡男到底是被誰殺死的。

    只有查出真正的兇手,才能還自己一個清白,還能消除接下來的隱患。

    我可不想讓一個兇手時時刻刻隱藏在自己的身邊。

    現在所有人都對自己產生了懷疑,在這非常時期,一個人的力量是沒有辦法跟其他幾個人抗衡的。

    必須要對自己進行隱忍,首先不讓那幾個人發現,這才是最為關鍵的一點。

    我問那個修女:“你悄悄的來救我,難道不怕神父責怪你嗎?”

    “上帝會原諒我的。”

    修女沒有說太多其他的話。

    看得出來這個女孩是個非常文靜的女孩,但是這個女孩心里面有自己的想法。

    否則這個女孩不會自己悄悄的來幫一個自己身邊的人懷疑的人。

    我對她說:“那你趕快回到他們身邊去吧,免得他們對你產生懷疑。”

    “那你準備怎么做?”

    修女看著我,還是對我有些不放心,可能是擔心我的安全吧。

    我說:“我得想辦法查出到底是誰殺害了這個人。”

    看了看沙坑里面埋著的尸體,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但是修女卻說:“就算查出來,你又能怎么樣?在這個孤島上面,你沒有資格對任何人進行審判。”

    修女說的不錯,在這個地方,能夠活下去才是王道,誰也沒有資格對其他人進行任何審判。

    我問修女:“你對這件事是怎么看的?”

    我指著沙坑里面那個尸體,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修女看了看尸體,再看了一眼我:“殺過人的人不一定是壞人,沒傷人的人也不一定是好人,壞人與好人,兩者之間的鑒定并不是他們做了什么,而是他們想做什么。”

    修女的話有點深奧,一般的人還真聽不懂。

    但是現在不是在討論這個的時候。

    我知道自己必須要查出真相來,但是面前這個女孩是不贊同自己查出真相。

    我不知道這個女孩為什么會反對,或者在這個女孩的心里面,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吧。

    因為兩個人的觀念不同,所以注定走不到一起去。

    我從沙坑里面把那個尸體拖了出來:“如果你還想幫我的話,那你就趕快回去,不要引起他們的注意。”

    我決定對這個尸體進行尸檢。

    雖然不是法醫出身,但是經歷過了這么多案子,對尸體還是有些了解的。

    可以從基本的表面上,看出這個尸體到底受過什么傷。

    這是最簡單的尸檢,在這種荒無人煙的地方,條件不允許,所以只能這樣簡簡單單的做一個了。

    為了給我打掩護,修女決定先回到那個山洞的縫隙里面去,想方設法不讓那些人出來。

    最起碼要把這個地方,恢復到原來那個樣子,如果讓那幾個人發現了,那情況就會變得更加的復雜。

    等修女走后,我迅速把沙坑磨平,然后拖著那個尸體,往珊瑚礁里面跑了過去。

    如果把尸體藏在珊瑚礁中間,由珊瑚礁的石塊阻擋,就算對方有人出來,一般也不會輕易發現。

    從來沒有這樣窩囊過,躲躲藏藏的,就像一個過街老鼠一樣。

    但是怎么也想不通,昨天晚上為什么自己會夢游?自己到底真的有沒有夢游?

    必須讓這尸體說話,從尸體上找出最后的真相。

    首先從尸體身上的傷口下手,從第一眼看去,尸體身上的傷口像是用什么利刃割出來的一樣。

    但是如果仔細看過去,發現這個傷口有些地方殘缺不全,這種切割的手段,又跟利刃有些區別。

    很顯然,把肚子割破不一定會死,兇手在對這個死者下手的時候,死者并沒有發出聲音。

    而且也沒有掙扎的跡象。

    看起來就像這個死者非常享受死亡,面對死亡,坦然接受一般。

    一個人在什么樣的狀況下會坦然接受死亡,除非這個人受到了麻醉,只有在麻醉的狀況下,才會死的這么平靜。

    這個眼鏡男難道被麻醉了嗎?

    我仔細在這個眼鏡男的身上尋找了起來,想找到另外一點蛛絲馬跡,來證明這個眼鏡男受到了麻醉。

    最后,在眼鏡男的腳底,找到了幾個比較細小的孔。

    這幾個小孔看起來就像是用針尖扎出來的一樣,如果不是因為受到海水的浸泡,尸體的表面發白。

    完全看不見這個小孔出現。

    這個時候,心里面突然有了一個想法,因為在大海里面有一種海膽,扎在人身上會讓人產生麻醉。

    這個死者會不會在生前被人用海膽扎在腳底,最后導致了麻醉了呢?

    如果想要證明這個想法可以成立,那必須要找到這種海膽,如果在這片水域找不到這種海膽,那這只能是一種猜想。

    我看了看眼鏡男的尸體,咬了咬牙:“兄弟,先只能讓你這樣委屈了,等我找到兇手,再回來幫你入土吧。”

    我決定放棄這個尸體,然后沿海去找海膽。

    因為尸體的腳底只有海膽才可以扎破,除了海膽,目前還沒有看到其他堅硬的刺。

    海膽成為了最大的嫌疑。

    就在我沿著海灘尋找那種能致人麻醉的海膽的時候,我看見那幾個人已經做好了一個梯子,準備嘗試攀爬上懸崖,連忙躲了起來。

    當我在珊瑚礁里面躲避那幾個人的目光的時候,突然發現,在懸崖的另外一側,懸掛著一片紅樹根。

    這讓我感到眼睛一亮。

    因為這種紅樹根長在熱帶雨林里面,看得出來,這些紅樹根是從懸崖的頂部長下來的。

    如果現在能夠利用這些紅樹根,可能可以幫助到自己。

    說干就干。

    我已經不管那幾個人了,首先得保存自己,在想著別人的安慰吧。

    悄悄地順著海邊來到了掛著紅樹根的懸崖邊,趁那些家伙不注意的時候,攀著紅樹根爬了上去。

    在經過千辛萬苦的努力之后,總算脫離了那片沙灘。

    爬到懸崖頂部,就像用盡了身體里面最后的一絲力氣,在紅樹林里面躺了下來。

    雖然說已經累得不成人形,但是再怎么說,最起碼他突破了這片懸崖,來到了有植物的地方。

    有植物就能找到水源。

    找到水源就可以生存下去,先養精蓄銳,等身上力量恢復的差不多了,再向海島的深處進發。

    經過昨天晚上和今天一早的驚心動魄的經歷,已經不再輕易相信身邊的任何人了。

    每一個人都有可能看起來對你很好,但是翻臉的時候會讓你防不勝防,這就是為人處事的自然法則。

    現在雖然不知道到底是誰殺死了那個眼鏡男,但是心里面很清楚,在那四個人里面,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把自己送于死亡之地。

    現在最好脫離那四個人。

    話又說回來,眼睛男得死跟我沒有任何關系,沒有必要為了眼鏡男去冒險。

    做一點自私自利的事情,首先要保存好自己的實力,保全好自己的安全,才能夠活下來。

    只有讓自己活下來,才有可能有機會去尋找自己想要尋找的人。

    歐夜她們不知道是死是活,但是無論這兩個女孩的情況怎么樣,我都要找到這兩個人。

    想到這兩個女孩,我心里面再次充滿了力量,翻身爬了起來。

    趁現在太陽不是很大,我要盡可能的走到這個島嶼的中間位置,最起碼要在這個島嶼上找到水源。

    這是我今天定給自己的第一個目標。

    就要離開紅樹林的時候,我心里面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因為紅樹林的樹根垂掛了下去,如果讓下面的人發現了這個樹根,肯定會像我一樣隨著這根樹根攀爬上來。

    在離開這里之前,用石頭砸斷了樹根,然后把樹根拖了上來,斷了下面這幾個人的退路。

    雖然這么做真的是有些不地道,但是話又說回來,如果你同情一頭餓狼,那就是在給自己自尋死路。

    一不做二不休。

    從懸崖頂部來到了那個縫隙的位置,爬在懸崖頂部的時候,看到下面的人正在商量著怎么爬上懸崖來。

    幾個人的梯子已經搭在了縫隙上面,雖然那個梯子看起來距離頂部還有一段。

    但是這四個人如果借助這個梯子,爬到梯子頂部的時候,他們可以通過懸崖的縫隙,攀爬到懸崖的頂部。

    趁著幾個人還在低頭商量的時候,我用剛才的紅樹根,把這幾個人的梯子套住,然后拖上了懸崖。

    看到梯子被拖上懸崖去,這幾個人詫異著抬頭往懸崖頂部一看,所有人都驚呆了。

    他們不知道被自己親手埋掉的人,怎么會突然出現在懸崖的頂部?難道是詐尸了嗎?

    看到下面的那三個人嚇得臉色煞白,我說:“你們不是想弄死我嗎?如果有本事的話,你們爬上懸崖來弄死我吧。”

    對方能夠說話,而且他們聽得明明白白,所以看得出來這并不是一個幻覺。

    那個神父首先開口說話了:“年輕人,既然你已經安全了,那咱們就一筆勾銷吧,你幫助我們上去,我們以后就聽你指揮。”

    現在他們看到我已經來到懸崖的頂部,他們知道我一定有什么捷徑。

    形勢突然變得反轉了,如果他們再跟我斗下去的話,他們沒有什么勝算的把握。

    為什么不跟我合作呢?

    但是我不想跟他們合作:“你們乖乖的在下面呆著吧,恕不奉陪了。”

    我不想把這時間浪費在這幾個人的身上,只要斷了對方的后路,讓自己沒有任何威脅,那就可以了。

    我不想弄死這些人,就把這片沙灘當做了一個監獄,先把這四個人困在這個人困在監獄里。

    說完這句話,不管下面那幾個人在怎么哀求,轉身就往小島內部走去。

    這個小島看起來像是在一片巖石上堆起來的,因為覆蓋的土層非常的薄,上面的植被稀稀疏疏的,看起來并不是那么的茂盛。

    所以在小島的樹林里面行走,也沒有太大的阻礙,只是因為氣候太炎熱,把小島的地表曬得有些發燙。

    我光著的腳丫走在那些裸露著的巖石上的時候,就像是踩在被燒紅了的鐵鍋上一樣。

    從來沒有這樣走過路,所以前進了一段時間之后,腳底已經變得非常的疼痛了,好像有的地方已經磨起了泡。

    不得不要找一個陰涼的地方,先休息一段時間,讓自己的雙腳緩一緩。

    島上最多的植被,就是這些紅樹林。

    這種紅樹林雖然看起來非常茂盛,但是根系十分的發達,有很多紅樹林下面隱藏著毒蛇。

    我不知道在這種孤懸海外的海島上面,有沒有像五步蛇那樣非常劇毒的毒蛇?

    不敢靠近紅樹林,只能找一些灌木叢來遮蔽頭頂的陽光,當他鉆進一片灌木叢之后,發現了一個鳥窩。

    鳥窩里面有鳥蛋,現在對于我來說,這四個鳥蛋相當于是美味佳肴。

    饑不擇食的拿起一個就塞進嘴里面,連著蛋殼一起嚼了吞下去。

    生吃鳥蛋,在這以前從來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沒想到今天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

    一顆鳥蛋下肚,覺得剛才的疼痛要好些了,準備坐下來好好休息一下。

    現在必須想辦法把自己腳保護好,如果再這樣光著腳丫在島上行走的話,走不了多久,兩只腳都會被磨破的。

    我準備給自己做一雙草鞋。

    這個島上出的紅樹林,還有一些看起來一人多高的茅草,如果把這些茅草收集起來,做成一雙草鞋是足夠的。

    休息的差不多的時候,開始收集這些茅草,準備在中午時候把草鞋做好。

    但是,收集茅草的工作,在收集到一半的時候突然中斷了,因為我在茅草叢中,看到了一個暈倒過去的人。

    不知道這個人是暈倒了還是死了,反正躺在茅草叢里一動不動。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