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田園小醫妃 >

090 回村打臉(六)

    原本花蟬衣不知道,這個樣貌平平的武夫哪里令天仙一般的莫仙兒念念不忘,如今稍微接觸一點,便發現了景池身上的魅力所在。

    雖然不熟,心里還是挺感激他的。

    那些孩子果然被嚇住了,有些甚至因為害怕,手微微發抖了起來,生怕下一個被甩出去的是自己。

    景池冷笑道:“怎么,誰想要花蟬衣的東西,過來和我比劃比劃?”

    “沒有,我們沒有想要……”開口的是花心青,她直覺景池是個惹不起的大人物,連忙伸出手來指著花小草道:“是她,是小草想要花蟬衣身上的東西。”

    這種時候,什么姐妹情通通去他的!

    花小草大驚,正準備破口大罵花心青,誰知剛才還幫著一起欺負花蟬衣的那群人紛紛指向了花小草;“都是小草起的頭,不,不關我們的事!”

    花蟬衣冷眼看著挑事的花小草出于眾矢之的,花家村的人就這樣,無論是大人還是孩子,為了自己那點利益,下一刻便能同你翻臉。

    花小草氣的快炸毛了,粗短的眉毛委屈的蹙著,想罵人,卻又不知道罵誰,只好像花小蘭投去了可憐巴巴的目光。

    花小蘭在心里暗罵了一聲蠢貨,不過她實在看不慣花蟬衣出風頭的樣子,心念一轉,裝出一副好姐姐的模樣來護在了花小草身前道:“小草一直這個樣子,不懂事,姐姐別和她計較了,姐姐,這一年來,真是苦了你了。”

    花小蘭說著,眼眶忍不住紅了,一旁的花佩佩蹙眉道:“苦?小蘭你在開什么玩笑,瞧她這樣子哪里像吃苦了的?咱們這些人才是吃苦的好吧?”

    “是啊,小蘭,就算你要替小草說好話,也不用睜眼說瞎話吧。”

    這些人不服氣的東一句西一句的反駁著花小蘭,如果花蟬衣這樣子也能叫做苦的話,他們這些人干脆不要活了!

    唯獨花馨兒還有些腦子,她知道,花小蘭心眼兒不比自己少,表面裝成這樣子,心里指不定打的什么主意呢,也未急著反駁花小蘭,而是不解道::“小蘭,你將話說清楚,蟬衣苦在哪兒,若是她真的受了委屈,大家都是好姐妹,我們也會幫她的。”

    花小蘭哽咽道:“你們不知道,我姐姐她,她這一年在什么地方啊,比起姐姐來,咱們吃的這點苦頭算得了什么?”

    “哎呀小蘭你就別賣關子了!這賤種究竟吃什么苦了?”

    花小蘭紅著眼看了花蟬衣一眼,原本奶奶不讓她將花蟬衣被賣到青樓的事兒告訴村里人,可是此時此刻她實在受不了了,這賤種,這賤種憑什么這么風光!

    “我姐姐,我姐姐被送到了窯子里,嗚嗚嗚。”花小蘭一邊哭,一邊上前拉住了花蟬衣的手道:“姐姐,當初也是家里窮,將你送過去后,奶奶整夜哭的睡不著,不過好在如今你風風光光的回來了,我們不會瞧不起你靠男人賺錢的,只要你過得好就好,如今回來了,我們大家都不會瞧不起你的!”

    花蟬衣:“……”

    景池:“……”

    原本景池還以為花小蘭是真的拿花蟬衣當姐姐,原來是朵盛世白蓮在這里裝蒜呢。景池轉身看了一臉淡定的花蟬衣一眼,心說這丫頭是在什么鬼地方長大的啊。

    周圍人鴉雀無聲了片刻,瞬間炸開了鍋,各種難聽的議論聲接踵而至。

    “什么?花蟬衣竟然被賣到那種地方去了!”

    “呵呵,我就說她走了一年多,怎么變了個人似的,怕是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給那個過了。”

    “呦,這么說,她身上穿著戴著的這些東西,不都是野男人給的么?”

    “這還用說么,憑她自己,哪來的這么多好東西?”

    各種鄙夷挖苦聲不斷,還有人故意假做嘔吐狀,仿佛聽見了什么不得了的惡心事,景池蹙眉看了花蟬衣一眼,心說其他人也就算了,花小蘭花小草不是她妹妹么,竟然也是這種嘴臉,這小村子還真是讓他漲了見識。

    花小蘭還在那里裝模作樣,假裝急壞了一般,解釋道:“我姐姐也不是故意的,你們不要這么說她了。”

    花小蘭那套騙這些鄉下孩子足夠了,景池在忘仙館里什么心思的姑娘沒見過?這點小把戲,在忘仙館怕是都活不下去,偏偏花小蘭覺得自己聰明極了,聽著周圍傳出的議論聲,心中冷笑了聲。

    呵呵,她倒要看看花蟬衣這下還能怎么辦?她再風光又如何?被賣到了那種地方,想想就覺得惡心,花小蘭就不信,東子哥還能看的上她!

    花蟬衣不解的看著花小蘭道:“小蘭,你在說什么呀?”家里當初確實因為吃不飽飯把我賣了,可是娘怎么可能把我賣到那種地方?你把娘看成什么人了?”

    花小蘭本以為,自己這么一說,花蟬衣這賤種必然驚慌失措,想不到她還在裝!于是不解道:“姐姐,你敢說你沒被賣到那種地方么?”

    “當然,景公子,您是知道的,我被我娘送到大戶人家當丫鬟,討得了那家小姐的歡心,這些東西都是小姐賞的。”

    景池很快便反應了過來,連忙道:“是啊,我和那家小姐也算是舊識,因此認識了花蟬衣,怎么,我一個京里來的,還沒有你知道不成?”

    原本面色慘白的沈東子多少松了口氣,緊緊的握住了花蟬衣的手道:“小蘭,你怎么能這么冤枉你姐姐?你安的什么心!”

    花蟬衣看著緊緊握著自己的那只手,眸色暗了暗,并非她有意瞞著東子哥,只是眼下這種場合不能說,不然這些存心和自己過不去的人,芝麻大點事兒都能鬧成西瓜那么大!

    “不,不可能。”

    花小蘭曾私下里找李桂芬確認過,花蟬衣究竟有沒有被賣到過那種地方,李桂芬淡淡的嗯了聲,顯然是將花蟬衣賣過去了。

    花蟬衣和這個男人分明是在說謊!

    看著東子哥哥懷疑的神色,花小蘭覺得臉上無光,連忙道:“不可能,我娘可是親口說過的,姐姐,我知道你被賣到那種地方,覺得無臉見我們,我們真的不會瞧不起你的。”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