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田園小醫妃 >

448 共度良宵(上)

    花蟬衣并未留意到,四公主的馬車停留在不遠處。

    四公主倒也不是刻意跟著過來的,她親眼見到靖王兄將花蟬衣叫走后,心下不安,還是忍不住前來,準備提點一下自己這不令人省心的王兄,莫要犯下蠢事。

    不想居然看見了花蟬衣,瞧著花蟬衣同守門侍衛那熟稔的模樣,想來張晴之說的不錯,昔日花蟬衣不知道來此多少回了!

    這不知廉恥的賤人!居然說明晚要過來找王兄?雖然花蟬衣只說明晚來王府,可一個女子晚間過來,還能做什么事?有什么事是不能白天做的?定是些惡心的見不得人的事!

    四公主稍微想想,便氣的小臉煞白,叫來一旁的下人,低聲說了什么。

    花蟬衣拎著菜往回走的時候,都快回到家了,菜市上一個平日里賣肉給她的小販突然氣喘吁吁的追了上來:“蟬衣姑娘。”

    花蟬衣聞聲轉過了頭去,不禁愣了下。

    她家中離菜市不算遠,只是她平日里習慣了慢走,回來的路上去買了些別的,耽擱了些時間,卻也能看出這小販是一路跑過來的。

    “李叔?有什么事兒么?”

    被喚作李叔的中年男人長了個老實憨厚的模樣,手中用油紙袋拎了一袋濕漉漉的羊血:“今日賣剩下一些羊血,想著你愿意吃羊,便給你送些,還新鮮著呢。”

    花蟬衣愣了下,沒想到這大叔跑的氣喘吁吁的,就是為了給她送些羊血,隨后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了謝,心下一陣暖意。

    因為這些賣菜賣肉的多是些老實忠厚的人,偶爾也會給熟人多割塊肉什么的,花蟬衣此刻絲毫沒有起疑。

    菜市上這些人雖只是些無名小民,可比起那些所謂的貴人,更令花蟬衣覺得干凈親近。

    花蟬衣看了看袋中濕漉漉的羊血,眸中閃過一絲笑意:“謝謝您了。”

    晚間,花蟬做了四菜一湯,其中的湯,便是用這李叔送來的羊血做了一鍋羊血酸辣湯,并將此事同顧承厭說了。

    顧承厭聞言,略顯無奈的笑了笑:“真是看不出,這么點羊血便能將你收買了,我明兒給你買一車羊血來,你隨我回府吧。”

    花蟬衣就不愛聽他說這個,自打發生了那晚的事后,二人之間產生了那么絲絲的曖昧關系,顧承厭便時不時的開口要她隨他回將軍府。

    花蟬衣不耐的敲了敲筷子:“顧將軍,您若是傷好利索了便自己回府,少惦記著將我一同帶回去!”

    顧承厭摸了摸鼻子:“行吧,我嘗嘗你熬這湯如何。”

    花蟬衣心下冷哼了聲,每每提到讓他自己回去的事,他便顧左右而言他,也不知道這大將軍是怎么想的,還真準備在她這小院兒里扎根落戶了不成?自找苦吃!

    不過見顧承厭裝糊涂似的,巴巴盯著那盆湯,花蟬衣認命的嘆了口氣,給他盛了碗。

    顧承厭嘗了嘗,毫不客氣的給了花蟬衣以贊揚:“好喝,你這廚藝比我府中的大廚可好多了。”

    “您少來,我這廚藝再好,給您做飯也沒月錢領,您若是傷口好的差不多了,該回去還是回去吧!”

    花蟬衣強壓下心頭那一抹因他喜歡這湯而產生的欣喜,心說他定是滿口胡言,她廚藝就算再好,也不至于能和將軍府內的大廚相媲美,顧承厭若是再不回去,那四公主怕是要難受死了。

    近幾日花蟬衣在學堂內無意中見到了四公主幾次,四公主不是那種擅長掩飾情緒之人,雖未表現的太明顯,卻還是能看出,四公主心情不好。

    旁人或許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兒,可花蟬衣卻清楚,定是近日突然聯系不上顧承厭,心下煩悶呢。

    一想到顧承厭在自己家中,盡管知道不應該,花蟬衣心下卻仍是浮現出一絲竊喜。

    見顧承厭喝湯喝的香,花蟬衣也給自己盛了一碗……

    與此同時,靖王府內,四公主已經苦口婆心的勸了靖王好半晌,靖王始終眉眼溫和的看著她,沒答應也沒拒絕。

    他這不咸不淡的態度著實惹惱了四公主:“王兄,我同你說正經的呢!你同那花蟬衣最好快些斷了往來!”

    “不可能。”

    靖王總算回答了,只是這個答案亦不是四公主所滿意的。

    “王兄究竟要做什么?!那花蟬衣有夫君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又如何?不是聽說,她和他那夫君關系一般么?”

    “可是那與王兄有什么關系呢?“四公主聽見這話有些急了,心說靖王兄莫不是真被花蟬衣那狐貍精迷了眼?這花蟬衣還真是好本事,原本四公主以為,她那種出身,能在學堂內迷惑住幾個官家紈绔子弟便是她莫大的本事了,不想靖王兄居然……

    突然想到了什么,四公主突然冷笑了聲:“說起來這蟬衣也真是怪可憐的,對她那夫君一片癡心,到頭來換來個負心漢,我怎么說昔日也承她幫了不小的忙,今日,便順便幫了她一把。”

    “什么?!”

    靖王聞言總算不在是那副不咸不淡的神情了,而是有些震驚的看著四公主。

    四公主但笑不語,靖王瞧她這副樣子,瞬間明了她做了什么,震驚之余又不免有些無奈,心說四公主這次當真誤會的徹底,居然連這種下三濫的手段都用出來了。

    如此說來,此時,花蟬衣在同她那夫君共度良宵?

    不知為何,靖王心下隱隱有些不悅,沉了臉道:“沒什么事的話,你先回吧。”

    四公主看出他生氣了,心下更加慶幸自己今日命下人花重金買通了那個羊肉販子,她便是用這種不入流的手段,也要提醒靖王兄,花蟬衣是旁人的妻!

    想起此事花蟬衣正在同她夫君做的事,四公主就不信靖王心中不惡心!

    她還隱隱有些羨慕起了花蟬衣,好歹有夫君陪著一同共度春宵,不像她,也不知何時能嫁到將軍府……

    *

    花蟬衣收拾完桌子,準備燒燒水洗澡時,體內突然浮現出一抹異常,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卻又一時間想不起來在哪里感受過……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