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有錢就是了不起 >

第452章 三日之后來領死

    當然了,賭局的事拉各大傳承家族的人參與進來,只是完成了第一步而已。

    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白駒就以神秘富豪的身份,設法與東洋人接近。

    正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還真讓白駒成功了。

    而且,東洋人在聽說了這個賭局,而且知道了幾乎所有華夏的大家族們都壓了陳凡獲勝之后,他們一個個氣的肺都炸了。

    他們毫不吝嗇的將自己全部的身家都壓上了,都壓陳凡敗。

    這下可把白駒和墨、風兩族的人高興壞了。

    因為東洋人足足壓了兩萬多億。

    “看來這些東洋忍者為統治階級辦事,還是有好處的,起碼他們掌握的資金比我們這些華夏的道門要多!”墨族長感嘆說。

    “墨族長,現在這些資金可都屬于我們了!”白駒對墨族長說道。

    “不錯,確實是屬于我們了,白駒,這次你干的很好!”墨族長微笑著點了點頭,心里都樂開了花。

    這次,即便是墨、風、還有白駒三個人分錢,每家也能分上幾千億的資金,這對于墨家來說,可是一筆天文數字。

    而陳凡在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后,也不由得笑了起來,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東洋人傾家蕩產之后的表情了。

    雖然說,事是白駒辦的,可主意卻是陳凡出的。

    他當初做出了和所有東洋人決斗的選擇時,就已經給東洋人挖了一個大坑。

    當然了,這么做也不僅僅是為了坑東洋人。

    陳凡要表現出足夠的實力,才能獲得更多傳承家族的認可。

    陳凡想要去林家,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足以和林家對抗,只有得到了越來越多的傳承家族的支持,陳凡才有足夠的底氣。

    這也是陳凡之所以決定和所有傳承家族對戰的主要原因。

    而后,陳凡便找到了白駒。

    “少爺,您怎么來了?有什么吩咐?”白駒見到陳凡的那一刻,很激動。

    可以說,當初沒有陳凡毫無理由的支持,白駒即便是有才華,也難以得到施展,現在依舊不過是一個游手好閑的富二代而已。

    也正是因為陳凡慧眼識人,才讓白駒在財富之路上有了今日的成就。

    所以,在白駒的眼里,陳凡就是他恩人,是他的伯樂,所以他的內心中對陳凡是無比尊敬的!

    “白駒,你現在手里還掌握多少資金?”陳凡對白駒問道。

    “少爺,我最近可沒偷懶,幾萬個億還是有的,少爺您缺錢?”聽到了陳凡這么說之后,白駒當即將身上所有的銀行卡都掏了出來,對陳凡說道。

    “這些錢你還是留著吧,而且,我給你一個要求,千萬不要說和我認識,當然了,現在墨家已經知道了,風家也知道,除了這兩家而外,盡量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你和我有關!”陳凡對白駒說道。

    “為什么?”白駒詫異的說道。

    “以后你會明白的,當然了,你要繼續以富豪的身份,保持和各大傳承家族的聯系,而且,要盡量將這種雇用的關系轉變為長期合作的關系,獲得各大傳承家族的保護與支持,這對你以后有好處!”陳凡對白駒說道。

    “您放心,少爺,您怎么說,我就怎么做!”白駒點了點頭,有了各大傳承家族的支持,他以后就可以橫著走了,他頓時覺得,少爺想的實在是太長遠了。

    “還有,這次為了獲得各大家族的好感,你就不要壓錢了,反正你也不差這點錢!”陳凡對白駒說道。

    “好,少爺,我明白了!”白駒點頭說道。

    因為他知道,他自己壓的越多,到分錢的時候,各大家族的人分的就越少。

    如果白駒真將幾萬個億都砸進去,恐怕到分錢的時候,那些傳承家族的人,根本就分不了多少,即便是墨家和風家那份,也大幅度縮水了。

    這一點陳凡提醒的很及時,因為白駒已經準備這么干了。

    他現在想想,如果真的這么干了,恐怕墨家和風家就得將他吃了。

    “好,該交代的我都交代了,接下來的事,就靠你自己了,記住,能用錢擺平的事,都是小事,以后遇到事要多動腦子,能用錢解決的,就盡量不要動手!”陳凡對白駒說道。

    “我明白,謝謝少爺的提醒!”白駒感激的對陳凡說道。

    而后,陳凡就離開了白駒這里。

    當然了,白駒也知道陳凡的意思,對外并沒有說自己和陳凡認識,而墨家雖然知道他和陳凡的關系,也絕對不會說出去的,所以他和陳凡的關系,對于這些傳承家族來說,也算是一個秘密了。

    很快,賭局的事就敲定了。

    而陳凡見白駒這邊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就開始讓墨家的人準備擂臺了。

    見到墨家人開始準備擂臺,可把東洋人氣壞了。

    一開始,他們覺得雖然墨家發出了通告,說陳凡一個人要挑戰他們所有人,他們都覺得陳凡雖然嘴上那么說,但絕對不會那么做的,搞不好,會選擇逃避,畢竟這等于找死。

    可他們怎么也沒想到,擂臺都開始搭建了,也就意味著陳凡真的要出戰了。

    這個陳凡也太沒有將他們東洋人放在眼里了,所以他們一個個的都快氣瘋了,巴不得現在就和陳凡大干一場。

    而陳凡呢?

    他竟然讓在高高的擂臺上,寫了一個大條幅“東洋狗,三日之后來領死!”

    這可是赤果果的挑釁!

    “媽的,這個華夏小子太不是東西了,竟真的以為自己無敵了,如此輕視我們東洋人!”

    “就是,他憑什么一個人挑戰我們所有人?”

    “三天之后,一定要讓他生不如死!”

    ……

    連東洋人都看到了大條幅,華夏各大傳承家族的人自然也知道了這個消息。

    “陳凡還真有種,說到做到,竟擺了擂臺,看來,他真要以一人之力,挑戰東洋忍者了!”

    “不錯,陳凡這個人雖然天賦極高,而且實力也很強,但終究是太沖動了!估計他未必是東洋人的對手!”

    “你明知道他不是東洋人的對手,還壓幾個億陳凡獲勝?”

    “那當然,再怎么說,咱也是華夏人,勝負先不說,在氣勢上絕對不能讓東洋人小看了!”

    “你說的也對,東洋人太不是東西了,如果他們真在擂臺上殺了陳凡,我準備帶領家族子弟,在半路上伏擊東洋人,將這些東洋人都弄死!”

    “兄弟,我們可想到一起去了,到時別忘了喊上我啊!”

    “你們兩個的動作實在太慢了,實話告訴你,我家族的高手,都已經在東洋人的回家必經之路上伏擊好了!”

    ……

    可以說,東洋人幾乎是犯了重怒,不少傳承家族的人都準備干掉這批東洋了。

    而此刻這些東洋人還不知情,都覺得這次可是干掉陳凡,一雪前恥的好機會。

    當然了,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除了那些埋伏的人而外,陳凡也并沒打算放過他們。

    這一次,陳凡已經不打算隱藏實力了,要將自己的實力發揮到極致,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他陳凡的真正實力,要獲得更多傳承家族的認可和支持。

    更何況,這次還是打東洋人,怎么說也算得上是為華夏爭光,他要為自己塑造一個英雄的形象,這樣才有利于以后的輿論導向。

    當然了,這件事因為鬧得太大了,大部分傳承家族都因為賭局的原因被拉了進來,所以這件事也備受關注,即便是一些超級傳承家族也聽說了這件事。

    “姑姑,聽說蕭神醫的傳人要和東洋人決斗,要以一人之力,挑戰東洋忍者?”林雨晴對陳凡有印象,故此對的林晴問道。

    “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而已,何必在意!”林晴想起當時陳凡的眼神,就一直難以忘懷,總覺得那種眼神中充滿了憤怒和恨意,站在她個人的角度上來說,巴不得陳凡被東洋人殺死。

    “可他畢竟是神醫的傳人,一旦他被東洋人殺了,那我們……”林雨晴有些擔憂半年之后的事,就說道。

    “哼,看來我要親自出馬了,真是個惹禍精!”林晴自然也知道蕭神醫傳人是絕對不能有任何閃失的,不然林家的昌盛也就走到頭了,即便內心中有萬般不愿,也只能去保護陳凡的安全。

    當然了,除了林家而外,其他超級傳承家族的人,也報著看熱鬧的態度觀看這場比斗了。

    不過,既然是看熱鬧,重量級人物自然不會去,去的不過都是一些年輕的小輩而已。

    很快,就到了陳凡和東洋人約定的日子,這一日,早就搭建好的擂臺附近人山人海,幾乎所有人都是來看熱鬧的。

    而此刻的陳凡正大搖大擺的坐在擂臺上,完全是一副守擂的樣子,臉上一切如常,根本就沒有一點變化,也看不出任何緊張的情緒,似乎他壓根就沒有將東洋人放在眼里一樣。

    很快,東洋人也來了。

    這一次,東洋人足足來了一百多人,老一輩的高手也有十人之多。

    “媽的,東洋人太不要臉了,他們明明沒有來這么多人,肯定是看了陳凡的告示之后,又和東洋聯系了,又派了人過來。”

    “這下完了,一百多人,即便是傳承家族族長級別的人物,恐怕也會感覺到棘手吧?更何況一個陳凡!”

    “狗日的東洋人,實在太欺負人了!”

    “傳我命令下去,加派人手,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群東洋狗活著離開華夏!”

    “……”

    東洋人猛然間出現了一百多人,讓所有傳承家族都憤怒了。

    甚至有不少傳承家族已經準備在打擂之后出手對付東洋了。

    而此刻的東洋人,卻依舊洋洋得意。

    雖然他們這么多人挑戰陳凡,會感覺很沒面子。

    可對他們來說,只要能將陳凡殺死,一切都是值得的。

    而且,他們也覺得,即便是來了這么多人,也未必所有人都能上擂臺,恐怕連一半人都用不了,陳凡就得被累死。

    而當東洋人來到了為他們按理的場地的時候,一個個都傻了眼。

    因為在場的機會所有傳承家族都安排了桌椅,甚至還有茗茶,水果之類的。

    而東洋人的場地,并排擺放的,竟一好幾排磚頭,而且還是爛磚頭。

    很明顯,這是墨家建的場地,也是墨家故意為之。

    “哼,華夏人太無恥了,竟讓我們坐磚頭!”

    “八嘎,太不拿我們東洋人當回事了,該死!”

    “讓我們坐破磚頭,華夏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這個仇我們記下了!”

    ……

    幾乎所有東洋人都被這件事刺激到了,一個個發恨要給陳凡好看。

    很快,所有賓客都落座了。

    而大家也陡然間發現,坐著磚頭的東洋人足足比他們矮了大半截,一個個看起來特別矬,就像是蹲在地上的哈吧狗一樣,樣子十分的滑稽。

    “我靠,都說東洋人是小矮子,也不至于矮成這樣吧!”

    “唉,人種問題,人種問題,大家不要歧視東洋人,這也不是他們的錯,這是他們先人的錯!”

    “草,難怪陳凡要一個人挑戰所有東洋忍者,原來他們都是小矬子啊!”

    “矮窮矬說的就是他們吧?”

    ……

    所有人看到東洋人的滑稽樣,都忍不住譏諷了幾句,一時間,各種嘈雜的聲音傳入東洋人的耳朵里,讓他們越發的憤怒了。

    可不過,他們都忍住了,并沒有發飆,因為他們覺得,這一切嘲笑都是陳凡帶來的,只要將陳凡弄死,就再也沒有人敢于嘲笑他們了。

    “東洋小矬子,既然你們來了,就別浪費時間了,趕緊上臺領死吧!”陳凡指了指東洋人,并大聲的喊道。

    “陳凡威武!”

    “陳凡霸氣!”

    “弄死這群東洋狗!”

    “他們就是垃圾,東洋垃圾,東洋雜碎!”

    “……”

    隨著陳凡話音一落,各種謾罵之聲瞬間洶涌起來,氣得東洋人幾乎肺都快炸了。

    “誰上去把這小子給我弄死?”東洋人的領頭人問道。

    “我上去弄死這小子!”一個叫龜田的東洋人自告奮勇上臺。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