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庶妃驚華:一品毒醫 >

第二十五章 你知道北夏的使臣是誰?

    莫子玉的動作僵硬了一下,她的腳步停留在原地,背脊有些微微的彎曲,仿佛不是很愿意在聽到那個名字,不愿意在去面對有些事情。

    “嗯。”她剪短的回了一聲。

    “他現在是輔國太子,為千里迢迢來南楚,你覺得是為了什么?”羋梓看著莫子玉的背影問道。

    “不管他是為了什么,都跟我無關。”莫子玉淡淡地說道,“我不想見到他,之前答應過你的,要看著你君臨天下的事情,我只怕要失約了。”

    羋梓沉默了一下,他隨后走到了莫子玉的面前,問道:“你還是害怕面對他?”

    “不是害怕,而是不想。”莫子玉嘆了口氣,“一點也不想再見到他。”

    莫子玉克制自己不再去想北夏的事情,刻意讓自己去遺忘,只是一聽到那個人的名字,那些不愉快的回憶還是會襲來。仿佛將她按在水中一把,叫她不能夠呼吸。

    “留下吧,我不會讓你們見到的。”羋梓說道。

    “他來這里的目的,可是是因為我。”莫子玉說道,“我不希望你為此為難。”

    她看著羋梓又道:“其實,現在在我的心里面,你已經是南楚的王了,我還是那句話,我堅信你會是一個好的君主,我也希望,南楚跟北夏之間,以后能夠和睦共處,永遠都不再有戰爭。”

    “縱然你已經離開北夏,你還是要保護北夏嗎?”羋梓問道。

    “跟我在哪兒沒有關系,我離開了北夏,可是永遠是北夏人。”莫子玉說道,“我希望北夏和平。”

    羋梓沒有再說話。

    “世子,保重。”莫子玉說道,“我會一直關注你的消息,等你大婚的時候,我再回來看你吧!我錯過了你正式成為王,不過不會錯過你成為一個大人的!”

    羋梓背過身去,依舊沒有說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莫子玉看著他的背影,笑了笑,隨后離去。

    聽到腳步聲消失,羋梓才緩緩轉過身,雙眸之間之間有掙扎,最終都化作了一抹沉痛的殺機。

    南楚不過是北夏的一個棋子,但是南楚不會永遠成為北夏的棋子,南楚終有一日會強大,強大到凌駕于北夏之上,到那個時候父王的仇,那些為了北夏而犧牲的將士的仇,都將雪恨。只是到了那個時候,南楚與北夏之間不可避免的開戰的時候,姜柳,你會原諒我嗎?

    羋梓雙手撐在桌子上面,自嘲而無奈的笑了起來,原來橫亙在他們之間不是身份,不是感情,而是那化解不開的國仇家恨。

    她有自己的國家,他亦是有自己背負的信念。

    命運這東西,何其弄人。

    莫子玉回到了住處,招呼綠俏跟秦逸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這里。

    綠俏不解,問道:“姑娘不是說要等到世子登基之后再離開嗎?怎么現在就離開了呢?”

    “發生了些事情,我們現在必須要離開。”莫子玉說道,“不要問了,收拾東西吧,等到時機合適的時候,我再跟你解釋。”

    “嗯。”綠俏不再問什么,而是麻利的去收拾東西了。

    “見過郡主!”

    外面傳來了宮女請安的聲音,莫子玉以為是樂頤郡主前來,對綠俏說道:“你繼續收拾東西,我出去看看。”

    等來到院子的時候,院子外面卻并非樂頤郡主,而是靜瑤郡主,莫子玉略微的驚了一下。

    見到莫子玉的身影,靜瑤怒不可遏,冷笑道:“姜柳,你怎么在這里?”

    “跟你有關嗎?”莫子玉問道。

    “這里是王宮,你是北夏人,還是一個婢女出身的人,有什么資格住在這里?”靜瑤嫉妒的說道。

    “這王宮的主人不是郡主,郡主似乎并沒有資格評斷我是否有資格住在這里。”莫子玉淡淡地說道,“我是以世子的朋友的身份住進來的,而郡主現在也是世子的客人,若是郡主覺得我沒有資格,還是等你成為這王宮的主人之后再說吧!”

    “我是真的沒有想到,你這女人居然有這么大的魅力!”靜瑤冷笑著說道,“你嫁過人,還差點有過孩子,居然還能夠將羋梓哥哥迷得團團轉,你可真厲害啊,我都要忍不住為你鼓掌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不動聲色的勾引男人的,我都有點好奇了!”

    “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在嫉妒我嗎?”莫子玉淺笑著問道。

    “嫉妒?”靜瑤郡主不屑的笑了笑,“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嫉妒?”

    “居然郡主覺得我什么地方都比不上你,為何還要將我當成你的威脅?”莫子玉淡淡的笑了笑,“我早就跟你說過,即便是你跟世子之間沒有我,世子也不會喜歡你的,你們之間的問題,郡主若是自己都不知道問題出在什么地方,那么其他的人也是愛莫能助了。郡主與其把時間花在我這一個完全不如你的人身上,還不如去好好想想,如何彌補你跟世子之間的裂痕!”

    “我跟羋梓哥哥之間沒有裂痕,用不找你瞎操心。”靜瑤笑了笑,“你還不知道吧,如今羋梓哥哥跟一個女子走得很近,她是孫太傅的女兒,我就說嘛,你這種女人,怎么可能真正入得了羋梓哥哥的眼。”

    “世子有走得近的人,該擔心的不是我,而是郡主你自己才對。”莫子玉淡淡的笑道,“難道郡主只能夠在我的身上找優越感,完全對付不了那位姑娘?”

    “你胡說!”靜瑤跺了跺腳,惡狠狠的說道,“不管是你還是她,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的,你們給我等著!”

    話落,靜瑤轉身跑開了。

    莫子玉完全不能夠理解,她跑來沖自己咆哮一通的意義在何,就是為了給自己添堵?

    收拾完畢之后,莫子玉傍晚的時候,帶著綠俏跟秦逸離開了楚王宮,踏上了新的旅途。

    夕陽橘黃色的光芒從窗戶漏了進來,晚風輕浮,白色的帷帳輕輕的翻動著。

    一只纖纖玉手從白色的帷帳內伸了出來,食指跟中指之間夾著一張紙條。

    齊幕煊接過紙條,看了一眼,蹙眉道:“劉旭將要來南楚?”

    “你打算怎么做?”白色的帷幔后傳來了一道女聲。

    “他居然敢來南楚,不過他既然愿意走這一趟,我也不能夠讓他白白來一趟,總是要給他準備一份驚喜才是。”齊幕煊冷冷的笑了笑,“宣帝如今的身子每況愈下,劉旭又身為輔國太子,不管是名望還是能力,都能夠服眾,如果這個時候太子死了,北夏必然陷入奪權的內亂之中,到時候就有好戲看了!”

    “北夏的太子死在南楚?”帷幔里面的聲音有些遲疑,“不妥。”

    “嫁禍到西魏的身上就好。”齊幕煊說道,“如果北夏還有繼續問責施壓的話,咱們年輕的陛下就需要辭去這王位以謝罪了,如果北夏仇恨西魏再一次開戰的話,南楚只需要想辦法不要再卷入進去就好,正好可以坐山觀虎斗!”

    “你有把握?”

    “可以一試。”

    “嗯。”帷幔里面的人點了點頭,“你去做你的事情吧,不要給我添任何麻煩就好。”

    “你放心好了,我不會連累到你的。”

    齊幕煊出了竹屋,紅娘迎了上來,問道:“她跟少主你說什么了?”

    “劉旭即將來南楚,傳來下去,準備沿途伏擊他。”齊幕煊說道。

    “他的膽子夠大的!”紅娘笑了笑,“還真是為了女人連命都不要的情種呢!我這就吩咐下去,策劃準備此事!”

    紅娘跟著齊幕煊走了幾步,又問道:“這一次咱們幫了羋梓這么大的忙,如果最后沒有少主你的游說,他豈敢這么快的攻城?只是這么好幾日了,他一直都沒有見少主你,他不會出爾反爾了吧?”

    “他對北夏的仇不會比我們少。”齊幕煊淡淡地說道,“這一點上,他永遠不會退縮的,至于幫助我們復國之事,他只怕的確是有些猶豫了。”

    “會不會跟姜柳那個女人有關?”紅娘說道,“我總覺得那個女人……很危險,要不要想辦法將她除去?”

    “上一次你將她的一些事情告訴了靜瑤郡主,讓她遭受了一些流言蜚語,此事本就讓羋梓十分的不滿了。暫時不要動那個女人,至少羋梓現在還十分的在乎她,我現在還不想因為那個女人的事情跟羋梓鬧得不愉快。”齊幕煊說道,“這個女人來到羋梓身邊的底細我們暫時還不是很清楚,等一切查明白了,再下手不遲。”

    “明白了。”紅娘說道,“那我現在下去準備伏擊劉旭的事情。”

    齊幕煊走了幾步,突然躥出來了一只小奶貓,他蹲在,溫柔的摸著小奶貓的后背,輕聲道:“你的母親呢?”

    他將小奶貓抱起,在周圍找了一會兒,終于找到了那貓窩,里面有四五只小奶貓,貓媽媽似乎并沒有發現走丟了一只,他輕輕的將小奶貓放了進去,輕聲道:“我的妹妹,在很小的時候就丟了,還是個奶娃娃呢,不知道有沒有人撿到她,照顧她呢?”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