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宋遼英雄野史 >

第98章 天祚帝喜去應州,猛士府幸得賞賜

    想到這件慘事,耶律大石心中的歡喜全都變成了悲嘆。從前他讀白居易的詩詞,讀到《后宮詞》:

    淚濕羅巾夢不成,夜深前殿按歌聲。

    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薰籠坐到明。

    可憐紅顏總薄命,最是無情帝王家。

    ……

    當時他還以為帝王心性,不過就是對于宮中女子的喜新厭舊,也算是常人也會有的無德之舉。然而從耶律淳為了從‘廢帝謀立’的漩渦脫身,殺掉了自己的妻弟蕭敵里,外甥蕭延留,再到天祚帝為了讓降了大金國的耶律余睹死心,也絕了大遼國一些權貴想要謀立晉王的心思,賜死了自己無辜的庶出長子耶律敖盧斡。

    ‘最是無情帝王家’,將耶律大石駭得每每從睡夢中驚醒!

    最近幾天,他每晚都會夢到大遼國,滅亡了!

    如何能夠不滅亡呢?!

    雖然當他醒來時,冷汗岑岑,發現自己還是在一個安靜的夜晚,窗外的大遼**旗依舊在長風中獵獵作響,但是這種光景,又還能堅持多久呢?

    耶律淳‘廢帝謀立’之事,蕭敵里和蕭延留是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也是大遼國眾人對天祚帝深感不滿,為了讓大遼國換一個寬厚仁慈睿智的君王啊。后來自己等人再立耶律淳,雖然事急從權,但是怎么說,也不能否認有對天祚帝的不滿在心內!之后耶律淳死,南京析津府陷落,自己挾持蕭德妃投奔天祚帝,終是害死了蕭德妃。畢竟耶律淳不是名正言順的皇位繼承人,天祚帝后來因他之故,殺蕭德妃泄憤,自己也無話可說。

    但是,無辜的晉王啊!

    大遼國未來的一個希望,竟然就糊里糊涂的斷送了!

    耶律淳死則死矣,他本來便比天祚帝還要年長,雖然為人寬和,德行深厚,頗有聲望,卻膽小愚忠。他做了大遼國的皇帝,在南京析津府的表現看來,可能僅僅只會比天祚帝好上一些。

    而晉王耶律敖盧斡,同樣為人寬和,德行深厚,頗有聲望,正是年富力強,若是能夠順利繼承大遼國的皇位,說不定能夠挽回大金國造成的滅國之危。

    要說晉王殿下,自己與他也有一些交情的。

    昔年耶律敖盧斡年少,曾被過繼給大遼國大丞相耶律隆運的曾孫——身為名門之后,耶律隆運唯一的后代,此人年已五十仍無子嗣。那時他與耶律大石同在上京臨潢府太學讀書,耶律大石年長,還曾帶他練習騎射。耶律敖盧斡聰明過人,天資不凡,深得耶律大石的歡喜,而騎射俱佳,學識淵博的耶律大石也是耶律敖盧斡崇拜的大哥哥。

    后來耶律隆運的孫子不幸病逝,耶律敖盧斡成了孤兒,因為年幼,只能回到生父天祚帝身邊,繼續當他的皇長子。

    許是因為曾經久在民間,平日的晉王耶律敖盧斡最是沒有王爺架子。一次他見到寢殿的小底茶刺違反宮中禁令看書,便笑著向他索取,也看了起來。不一會兒諸位王爺都入宮將要進入寢殿,耶律敖盧斡偷偷用袖子遮掩,將書還給了茶刺這個地位卑微的小人物,還關切的囑咐他:

    “別讓人看到哦!”

    對待小侍從如此,對待朝廷官員,他也是有禮有節。

    當年蕭兀納守衛遼東,被大金國擊敗,逃回上京。畢竟是敗軍之將,害怕天祚帝重罰他,便請晉王耶律敖盧斡幫忙說情。耶律敖盧斡對蕭兀納問道:

    “聽說您之前曾經提醒過父皇,注意東方的女真部落有不臣之心,現在兵敗,也不全是您的責任,為何不對父皇直言相告?”

    蕭兀納苦笑道:

    “這件事我記得,皇帝陛下也記得,之所以不想提起,是因為不敢啊!萬一皇帝陛下惱羞成怒,那時候我即便是有活路也要被處死了!”

    于是耶律敖盧斡明白了蕭兀納的處境,想辦法讓天祚帝從輕處罰,讓他繼續與大金國作戰,戴罪立功。此事讓耶律敖盧斡的聲望高漲,卻也給他帶來了危機。他的親生母親文妃,文妃之弟大將耶律余睹,以及駙馬蕭昱,因為內宮爭斗,被皇后的兄弟蕭奉先誣陷,說他們謀反。

    一番查問之后,耶律敖盧斡被證明了清白,文妃和駙馬蕭昱被害死,大將耶律余睹驚懼之下,叛逃大金國。之后耶律撒八又謀立晉王耶律敖盧斡為大遼國皇帝,事情敗露,耶律撒八被殺,無奈的耶律敖盧斡那時是否便生了死志,不愿大遼國再生內亂?

    耶律余睹領大金國兵馬直撲天祚帝駐扎的鴛鴦泊,驚的天祚帝方寸大亂,蕭奉先又攛掇道:

    “耶律余睹這是要來奪取他侄子晉王耶律敖盧斡啊!您把他殺了,耶律余睹知道之后,明白來了也是白來一趟,自然便會退走了!”

    這理由簡直荒唐可笑,不過就是蕭奉先想要讓秦王耶律定穩坐大遼國的皇位,除去晉王耶律敖盧斡的借口!

    可嘆天祚帝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聽從了蕭奉先的讒言,將自己的親生兒子殺死了。無奈的晉王耶律敖盧斡,本有機會逃走,卻為了結束宮廷的內斗慨然赴死,死前還想要為自己的父親鞏固一下他的權位,對身邊的人說:

    “我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皇子,大遼國危急之時,不應當損害皇帝的威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盼我死之后,大遼國不再內斗,眾人同心,抵御大金國兵鋒!”

    可嘆晉王耶律敖盧斡,其忠心可昭日月,其命運使英雄落淚!

    這位昔年的過繼皇子,體驗過民間疾苦的晉王殿下,雖然內心堅毅,期盼大遼國眾人齊心,卻低估了大遼國內外對他的愛戴,也錯估了大遼國的人心向背。

    天祚帝昔年因蕭奉先的勸諫未殺完顏阿骨打,以至于后者建立大金國,將大遼國逼到了今日的困境,此次也因蕭奉先的諫言而錯殺無辜的晉王耶律敖盧斡,以至于朝廷內外震恐,人心崩散,將士士氣低落,再遇慘敗!

    內外交困的天祚帝敗退夾山,眼睜睜的看著耶律余睹直入云中,差點兒將他生擒。幡然醒悟的天祚帝也明白過來,他殺了自己的親生兒子是多么的愚蠢。對于殺人都有些心理陰影的天祚帝,甚至沒有殺掉蕭奉先,而是驅趕了他們。這位大遼國的帝王,深深的后悔,為什么沒有聽從曾經救了自己性命,扶持自己登上皇帝寶座的蕭兀納,而是聽從了只會讒言,爭權奪勢的蕭奉先呢?

    即便是殺子之仇,也讓自己這個大遼國皇帝放過了這位妻舅,任他們一家離去。甚至自己都沒有感覺到多少恨意,趕走他們,也多半只是為了防止怨恨的將士因為他們而反叛,連累到自己而已。

    但是這一次,天理輪回,報應不爽!

    蕭奉先父子大哭奔走之后,竟然被大金國的軍隊擒住,長子蕭昂被殺了祭旗。之后蕭奉先和次子,同樣叫蕭昱的倒霉鬼,被大金國的軍隊押走。這時候天知道哪里蹦出來一支大遼國騎兵,竟然勇猛的擊敗了押送的大金**隊,搶到了蕭奉先父子,又送到了天祚帝的面前。

    諸軍眼巴巴的看著天祚帝,若是不處置蕭奉先父子這一家奸佞,便可能是一場兵變。這似曾相識的場景,讓天祚帝想起了馬嵬坡,他只好如唐明皇李隆基處死楊貴妃一般,處死了蕭奉先父子。

    蕭奉先掀起的宮斗,最終以他蕭家父子的身死告終。

    只是可憐了大遼國,可憐了文妃。可憐了晉王耶律敖盧斡,可憐了耶律余睹和駙馬蕭昱,更可憐了被兵禍累及的無辜百姓!

    現下,也算是奸佞已除,內外歸心,大遼國,能如昔年的大唐一般,挺過眼下的難關嗎?

    耶律大石別無選擇,他唯有盡力一搏。

    所以天祚帝的支持十分重要,名正言順十分重要,軍心民心十分重要,軍餉物資十分重要!

    他帶著蕭蒲離不老爺子的信件,再次面見天祚帝,而原來的那封信,已經在鐵木鑫面前化為灰燼。這便是蕭蒲離不老爺子交予鐵木鑫的任務,一封信燃盡,才能換取鐵木鑫身上的另一封信。而耶律大石,便需要帶著鐵木鑫身藏的信件,以及蕭蒲離不老爺子送來的金銀財物,交予天祚帝。

    “哈哈哈哈!”忐忑不安的耶律大石沒有料到,看完來信,天祚帝竟然十分欣喜,“蕭蒲離不啊蕭蒲離不,你最終還是選擇支持于朕了嗎?!”

    “陛下!您是說……?”

    見到天祚帝的樣子,耶律大石是真的疑惑不解。天祚帝心情大好,竟然耐心的給他解惑道:

    “大石啊,應州城的蕭蒲離不決定舉族支持朕收復失地!蕭蒲離不與蕭奉先是親戚,卻久有仇怨,你是知道的。當年因為朕寵信蕭奉先,蕭蒲離不老爺子負氣之下,拒不入朝為官。而今蕭奉先伏誅,蕭蒲離不心中怨氣消散,將蕭家在應州城的莊園貢獻為朕的行宮,里面的金銀財物先送來部分。哦,賞給你猛士府用度了,朕要去應州城一趟!”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