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宋遼英雄野史 >

第173章 郭藥師馬球揮桿,俏佳人技壓須眉

    此番康王趙構親自前來相送郭藥師,也不會送的太遠,畢竟其身為藩王,與武將之間的關系,還是疏遠一點兒比較讓咱大宋國的皇帝陛下放心一點兒。

    此事安排的既顯示了皇家威儀,不消皇帝陛下親自相送,又彰顯了大宋國皇帝陛下對郭藥師的重視,畢竟能夠獲得大宋國九五之尊的親子相送,也是十分的長臉了!為此,禮部的幾位尚書、侍郎可是熬夜制定了方略,又請大宋國的皇帝陛下親自過目,才定下了此番皇子相送功臣的事宜。

    也多虧現在這位少年王爺才十五六歲,年紀也不大,沒有什么根基,才獲得了這個相送功臣的差事。只是當事人對此懵懂無知,還被迫偷偷帶來了安德帝姬。

    這個安德帝姬,既不是暗戀郭藥師,偷偷跟來送行的,也不是暗自帶著大宋國皇帝陛下的密令,沿途監視少年王爺之類。

    她這個金枝玉葉的公主帝姬,之所以偷偷兒的跑出了,不過就是為了跑出東京汴梁城,脫離皇帝陛下的掌控,瘋玩兒一番罷了。

    只是可憐了少年王爺,明明知道將這位調皮搗蛋的姐姐帶出來是不對的,卻被其擰著耳朵轉了四五十個來回,又以‘藥藥姑娘’的行蹤相利誘,便順利的讓少年王爺屈服了。

    至于,‘藥藥姑娘’其實是男兒身的這件事情,安德帝姬理所當然的沒有告訴少年王爺。身為‘愛護’這位弟弟的好姐姐,安德帝姬怎么忍心讓自己最喜歡的好弟弟喪失希望,受到情感方面的沉重打擊呢?!

    再說了,萬一自己的這位弟弟的確是有龍陽之好,斷袖之癖呢!如若不然,為何他會對‘藥藥姑娘’一見鐘情,而不是愛上其他的貴女名媛呢?

    要知道,現下的大宋國風氣開放,甚至有些yín mǐ。畢竟,‘熙陵幸小周后’這個不正的上梁在前,整個大宋國的下梁都跟著歪了!可是,自己的這位弟弟竟然沒有在諸多美麗妖嬈,千嬌百媚的女子之中,特別的鐘情哪一個。

    尤其是,這些風姿各異的大美人兒,各個穿的五彩繽紛,打扮得花枝招展,甚至有些故意在小康王趙構面前煙視媚行,勾勾搭搭的。如此這般,卻不見自己的這位好弟弟被她們輕易的勾了魂兒去,甚至柳蘇蘇明明和‘藥藥姑娘’年齡相仿,長得也是異常美麗,少年王爺卻非是一眼便相中了本是男兒身的‘藥藥姑娘’。

    其實,大宋國上至歷位皇帝陛下,中間文臣武將,下至販夫走卒,雖然明面兒上不敢大肆荒淫,私底下其實對男女之事,都是心里癢癢,津津樂道的。

    昔日大宋國的仁宗皇帝,帶著后妃上街游玩,看到女相撲手赤身相搏,春光頻頻泄露,讓他看的大呼過癮,連連賜下賞賜,刺激的女相撲手們更加賣力,掀起了市井女相撲比賽的一個gāo cháo。只可惜此事畢竟是有辱斯文之事,給了那些因循守舊的老學究一個既能‘一振綱紀’,又能收獲名望的機會。那些文采不好的跪地勸諫的不說,一代名臣司馬光還寫了一篇《論上元令婦人相撲狀》,將堂堂仁宗皇帝狠狠的數落了一通,讓皇帝陛下顏面大失。之后,女相撲也逐漸消失了。

    而這位直言進諫仁宗皇帝陛下的司馬光,正是那個幼年時砸缸救幼童的司馬光。仁宗皇帝陛下吃了他一記進諫,迫于他名望頗高,也得吃癟。只是,心中腹諱不已,這個年幼時‘司馬光砸缸’的好孩子,怎么到老了如此頑固,連女相撲都看不慣。昔日一個靈活機動,不拘一格的好孩子,徹底變成了老學究!要知道,他老人家說不定年輕時常去青樓,怎么光進諫仁宗皇帝卻不建議取締青樓?!

    大宋國的大臣們,倒也是風流倜儻,還不會向皇帝陛下一樣動不動被參上一本,倒是幸福的很。昔日蘇軾大學士的好友張先,便是于八十高齡之時娶了芳齡十八的小妾,興奮之余,還詩興大發,賦詩一首:

    “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紅顏我白發。與卿顛倒本同庚,只隔中間一花甲。”

    聞聽此事,喜好調侃的蘇軾大學士也嘻嘻哈哈的賦詩一首,詩云:

    “十八新娘八十郎,蒼蒼白發對紅妝。鴛鴦被里成雙夜,一樹梨花壓海棠。”

    這一首詩最后的一句,簡直讓人產生了無盡的腦補啊!所以,盡管司馬光的《論上元令婦人相撲狀》寫的什么這個不宜那個要禁止的,但是在男女之事上,大宋國上至皇帝陛下,下至販夫走卒,無不開放的很。

    不過,龍陽之好、斷袖之癖的事情,還是礙于慕容沖滅苻堅等多番亡國之禍,以及種種類似的禍亂朝綱之事,讓大宋國的達官顯貴、文人墨客有所忌憚。至于這種同性之戀暗地里有沒有發生過,打死她安德帝姬都不相信會沒有!料來,只不過是大家將這些私底下的事情遮掩住了,沒有事發罷了!

    而且,安德帝姬實際上對于龍陽之好、斷袖之癖不抱什么偏見。雖然也覺得這種事情有點兒膈應,但是導致亡國抑或禍亂朝綱之類的,純屬亂潑臟水——為博美人褒姒一笑,周幽王烽火戲諸侯,終至亡國;西施之于夫差,讓越國反吞吳國;三國董卓、呂布,先后因貂蟬喪命……古往今來,因紅顏禍水而至亡國身死之事,更加數不勝數,咋就沒見那個朝代把男女之事給禁止了呢?!

    當然,這‘因為紅顏禍水把男女之事禁絕’,就是安德帝姬的抬杠想法了。若是大宋國的皇帝陛下,真個兒按照安德帝姬這般抬杠,那九州華夏恐怕就會因為這種愚蠢的念頭而亡國絕種了!總之,反正安德帝姬是不反對斷袖之癖的。

    而且,安德帝姬還覺得,自己的這個好弟弟,可能喜歡斷袖之癖!縱然不能撮合他與‘藥藥姑娘’雙宿雙飛,安德帝姬也不打算搞什么‘棒打鴛鴦’之類的。

    不過,眼下少年王爺相送大遼國降將郭藥師到了東京汴梁城西北的牟馱崗,這里乃是大宋國的天駟監所在,就好比《西游記》里面,齊天大圣孫悟空任職弼馬溫的御馬監。不過此次前來天駟監,倒不是要讓同樣被招安的郭藥師當‘弼馬溫’,而是要幫他郭大將軍挑選馬匹,以便北去,同時設宴餞行。

    牟馱崗這個地方實在不遠,眾人路上又輕車縱馬,早早兒便到了地方。郭藥師這個魔將隨意挑選了幾匹馬匹,少年王爺本來打算就這樣草草結束,讓他早點兒離去。不料旁邊裝作小廝的安德帝姬突然興致大發,非得去打馬球——她這腿傷剛剛痊愈,嚇得少年王爺面如土色,連連擺手拒絕,害怕再給她摔折了。

    只是,郭藥師卻不知道安德帝姬腿傷之事,他見安德帝姬假扮的小廝,還以為其只是隨著少年王爺出來玩樂的寵妾。出于曲線拍馬屁的目的,郭藥師急忙勸說少年王爺,說是大家隨意玩一玩,權當試一試挑選的馬匹怎樣。

    而那便安德帝姬見到少年王爺開始猶豫不決,在其身側附耳低語,同時手上捏緊了少年王爺腰側的軟肉,開始發力旋轉。頓時,少年王爺面色突變,咬牙切齒,眉毛狂跳。旁邊的郭藥師憋著不敢笑,而柳蘇蘇就沒有這么多的顧忌,肆無忌憚的捧腹大笑,藥師,也就是少年王爺朝思暮想的‘藥藥姑娘’,見狀馬上轉身,抬頭望天。只是,他那顫抖的肩膀已經出賣了他。

    最終,少年王爺念誦著“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屈服在于安德帝姬的yín wēi之下……馬球比賽,在少年王爺一聲令下,很快被天駟監的官員們安排了起來。

    其實安排一場馬球也不費什么事情,天駟監這里本來就是達官顯貴閑來無聊出來打馬球的地方,馬球場地有好幾十處,每日里幾乎都閑不下來。要不是此處能打馬球,東京汴梁城的那些王公貴族們還得在自己家位于城郊的莊園里安置這種平日里說不定用不上的場地,實在不劃算,畢竟各家的交際不同,難得湊齊一場。還不如來天駟監這里,大家誰有空誰來,總能湊齊一場兩場,甚至十幾場的。

    而且,有緣之下,還能碰上像少年王爺這樣的尊貴之人,結識大宋國最頂尖兒的顯貴。閑話少說,少年王爺一聲令下,不僅僅是天駟監安排了比賽,周圍早在旁邊兒候著的公子哥兒也吵吵嚷嚷的加入了進來,填充了人數的缺失。

    其實也沒有什么缺失不缺失的,只要雙方人數一致,甚至差個一人一騎,只要能打起馬球,便可開始。即便是對戰雙方都只有一人,也勉強可以打一打,只是,那樣就太不熱鬧了,簡直是索然無味,一般只在練球、單挑時如此。

    本次雙方各出六人六騎,郭藥師以為自己馬術精湛,頻頻揮桿搶球,卻不料柳蘇蘇簡直如虎入羊群,大殺四方!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