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宋遼英雄野史 >

第242章 芍藥大意避寒光,瞬息之間已負傷

    “小心!有毒!”

    混亂之中,除了紅芍藥本人,只有獨孤小秋看清楚了耶律定手中的寒光是什么。那是一把小巧的匕首,樣式古樸,看樣子很有些年頭了,卻依舊寒光閃閃。而且,獨孤小秋隱隱看到這把匕首的鋒刃上閃著詭異的藍光。

    有毒!有劇毒!

    雖然發現了這把匕首的不對勁兒,匆忙之間獨孤小秋也覺得自己來不及上前相助了,而且最讓他無奈的是紅芍藥擋住了他的大部分視線,這意味著他無法將清泓劍扔過去刺中耶律定,但是他此時依然拼盡全力,向紅芍藥等人沖去。

    突然面臨如此危局,紅芍藥卻冷哼一聲,并未將此事放在心上。甚至,她連‘坤極蓮步’的步法都沒有使出來。對于她來說,耶律定的親衛隊長或許還有一點兒挑戰,但是,耶律定這個熊孩子,只有被自己教訓的滿地找牙的份兒!

    她不相信,這么個嬌生慣養的熊孩子,還能搞出什么幺蛾子。

    于是,紅芍藥迎向親衛隊長大手的那一掌,去勢不減,而對于耶律定突然刺來的那道寒光,她滿不在乎的用另一只手拍了過去。

    嘭!

    一聲悶響,耶律定親衛隊長的手,與紅芍藥那只變得雪白,冒著森森寒氣的手,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勁力激蕩之下,雙方各自不由自主的略略后退了半步。那親衛隊長正欲再次上前阻攔紅芍藥,卻突然覺得一股冰寒之氣從他拍向紅芍藥那只手的手心傳來,迅速沿著他的經脈四處亂竄,讓他突然之間仿佛掉進了冰窟窿里一般,凍得渾身發抖,哪里還有再戰之力?

    作為魔教至高秘典之一的‘至陰元功’所載秘術,‘至陰冰玉掌’之威,詭異莫測,讓這個天生神力的親衛隊長,第一次有點兒懷疑人生了!

    叮!

    而另一邊,由于對耶律定親衛隊長的實力估計不足,被其逼退了小半步,紅芍藥另一變得雪白的手沒有直接擊中耶律定,而是拍在了耶律定刺來的寒光上。

    耶律定自幼養尊處優,哪里是紅芍藥這種已經達到后天武者巔峰之人的對手?他刺向紅芍藥的那道寒光,直接被紅芍藥給拍飛了,不過紅芍藥也沒能將‘至陰冰玉掌’拍在耶律定的身上,只不過一掌擦中了耶律定的手背而已。

    雖然‘至陰冰玉掌’沒有實實在在的拍在耶律定的身上,但是紅芍藥‘至陰元功’的詭異內力還是從耶律定的手背上攻入了其體內的經絡。耶律定只不過比他的那個親衛隊長好上了一點兒,卻也已經只能哆哆嗦嗦的在原地喊冷了。

    紅芍藥將二人打得已經毫無還手之力了,卻沒有繼續教訓耶律定。她將自己的雙手放在自己的面前,疑惑的看了看。拍向耶律定親衛隊長的那只手,絲毫無損,而拍向耶律定的那只手,卻有一道淺淺的傷痕,慢慢的滲出血來。

    ‘至陰冰玉掌’,剛剛之所以與耶律定手中的寒光碰撞,發出‘叮’的一聲脆響,乃是因為其催動之時便如同‘玉’一般,即便不能稱之為‘無堅不摧’,也可以說是‘堅如鐵石’了。所以,當年魔教那位一代天之驕女張闕,才將‘至陰冰獄掌’改名為‘至陰冰玉掌’,既取其形如玉,又因其堅如玉。

    誰料,紅芍藥自信滿滿的一掌,竟然被耶律定用手中的那道寒光給劃破了。想來,耶律定手中的那道寒光,也不是什么凡品。

    正思索間,獨孤小秋已然擊倒數名耶律定的親衛,來到了紅芍藥的身邊。見紅芍藥手中慢慢滴落一滴鮮血,獨孤小秋知道她受了點兒小傷,心中憤恨之下,清泓劍已經架到了耶律定的脖頸上,讓瑟瑟發抖的耶律定嚇得幾欲跌坐下去。

    哚!

    這時候,剛剛被紅芍藥拍飛的那道寒光才從天而降,穩穩的插在了耶律定面前的案幾上,入木三分。獨孤小秋環視四周耶律定的親衛,朗聲說道:

    “呔~!耶律定已經束手就擒,爾等還不快快停手?!”

    其實這話說得有點兒晚,現在能站著與眾人對峙的耶律定親衛,只剩下寥寥數人了。他們和躺在地上痛呼的同僚,無不在心中吐槽,您抓了咱家秦王,倒是早點兒喊停啊!要知道已經被打翻在地的,可都是俺們這些秦王殿下的親衛啊!

    剛剛要不是因為秦王殿下就在那邊兒看著,俺們早就不想打了——左右都打不過你們,橫豎都得被你們打翻在地,再打下去有意思嗎?有意義嗎?

    于是,耶律定的一眾親衛干脆利落的將手中的刀劍叮鈴咣啷的扔了一地,讓獨孤小秋等人看得有些莫名其妙的。難道抓了耶律定,對這些親衛這么好使嗎?

    不過現在真的不是探究這種事情的時候,不說他們現在身處大遼國的陰山大營深處,還不知道要怎么闖出去,單是紅芍藥被淬了毒的匕首傷到,就讓獨孤小秋感覺陣陣的頭大。看著似乎沒有什么事情的紅芍藥,獨孤小秋緊張的問道:

    “紅芍藥姐姐,你覺得怎么樣?有沒有感覺中毒了?”

    原本獨孤小秋沒有問她的時候,紅芍藥還沒有什么感覺,獨孤小秋這一問,她頓時感到一種麻木的感覺從自己受傷的手上開始迅速蔓延。趕緊運功將傷口的毒血迫出,紅芍藥本想逞強,但是架不住自己已經站不穩了,只好無奈的說道:

    “本姑娘大意了!沒想到這熊孩子,手里還真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兵器。”

    獨孤小秋眼見紅芍藥已經搖搖晃晃了,趕緊扶她坐下,讓她繼續運功逼毒。接著他轉頭看向仍然在瑟瑟發抖的耶律定,厲聲喝道:

    “解藥呢?!快將解藥交出來!”

    這時的耶律定已經被獨孤小秋等人嚇壞了,哪里還有起初的囂張狂妄?他強忍住渾身的寒意,斷斷續續,畏畏縮縮,帶著哭腔說道:

    “我……我哪兒有解藥啊!這把……這把匕首是荊軻刺秦王那把徐夫人的匕首,上面淬的毒都是昔年燕國太子丹尋得的劇毒,你讓我上哪兒去找解藥啊!”

    獨孤小秋哪里會相信耶律定的話,急切之下,他忽的將案幾上的匕首拔下,用其輕輕的擦破了耶律定小臂上的皮膚。耶律定見狀,驚恐的尖叫出聲,獨孤小秋這才知道他剛剛沒有說假話,否則他若有解藥,何必如此驚恐?

    不想就此毒死耶律定,讓耶律大石傳信的重托徹底泡湯,獨孤小秋運劍如風,將耶律定被‘徐夫人匕首’擦破的皮膚連肉一起削掉,免得他直接被毒死。這樣卻也將這個養尊處優的大遼國秦王殿下直接又是痛又是驚嚇,駭得暈了過去。

    顧不上去管耶律定是不是愿意聽從耶律大石信中的意見,獨孤小秋趕緊給紅芍藥喂了一顆師父冉難淵賜予的解毒靈藥,然后與眾人一起抓了一個耶律定的親衛,便讓他指路,一路策馬狂奔出了大遼國的陰山大營。

    至于陰山大營之中耶律定剩余的親衛,早就慌成了一團,趕緊去找御醫和武林高手救治他們的秦王殿下,哪里還顧得上管獨孤小秋他們?

    獨孤小秋等人幾乎沒有遇到什么像樣兒的阻攔,便順利的沖出了陰山大營的帳篷迷宮。將那個被抓來的耶律定親衛隨手丟在了草地上,眾人便匆匆忙忙的策馬狂奔,朝著東京汴梁城的方向而去。

    此行,自然是要去尋找已經知道柳蘇蘇去向,闔家追到東京汴梁城的柳世杰夫婦了。畢竟,獨孤小秋等人知道的江湖三大神醫,也只有他們的蹤跡準確無誤。

    一路上快馬加鞭,到了東京汴梁城時,紅芍藥的面色眼見開始變得青紫了,嚇得獨孤小秋幾乎魂飛天外。顧不上排隊接受城門口的守門士卒盤查,獨孤小秋策馬便帶頭闖進了東京汴梁城。本以為守門的士卒會招呼弓箭手和追兵對付他們這些大膽狂徒,不料這些士卒卻熟視無睹,對他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竟任由他們這樣闖了城門進城去了。

    這些守城門的士卒之所以會如此,只因東京汴梁城畢竟權貴眾多,幾個公子哥兒策馬闖個城門雖不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卻也并非沒有發生過的。城門口的這些守門的士卒,還當獨孤小秋這些年輕人是幾個他們不認識的權貴家的公子哥兒,直接將他們給無視了。

    在這些守城門的士卒心目中,東京汴梁城乃是大宋國的天子腳下,百年來一直都是太太平平的,怎么可能出現什么大亂子?

    獨孤小秋倒不知道這些守城門的士卒在想些什么,見他們沒有阻攔自己一行人,心中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氣。可是當他再看與自己同乘的紅芍藥的時候,一顆心不禁又懸了起來——只見紅芍藥昏迷不醒的伏在馬背上,呼吸如有若無,裸露在外面的手背和臉頰已經開始變得青紫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