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宋遼英雄野史 >

第299章 強人猖狂五城畏,幸得巧遇解危局

    “吱呀……咯咯嗡……”

    城門洞開的沉悶聲響讓幾欲暈厥的高玉柔精神不由得一振,手中‘鳴鶴’劍都快了幾分,讓盛二豐和兩個手下不得不后退一步,暫避鋒芒。高玉柔則是趁機向城門沖去,奈何身后賊人失去了壓制,立時又趕了上來。

    若非他們已經發現了高玉柔女子的身份,此時早就一通暗器將其打翻在地了。

    之前高玉柔奪路而逃,盛二豐因為被其斬傷,在后面裹傷耽擱了一會兒功夫。然而這些賊人身為眼線,自然是配有快馬,很快就追近了高玉柔。若非高玉柔見機的快,及時沖進路邊的矮樹林里躲避,多半就遭了這些賊匪亂箭射死了。

    盛二豐不知道高玉柔必須要去東京汴梁城,怕她借著矮樹林掩護跑掉,忙讓諸賊棄馬,追進矮樹林。這也讓高玉柔得到了一絲機會,若是賊人借助馬力,而她只能奔跑,最后難免筋疲力盡,被留有余力的賊人截住去路。

    幾人一前一后一通狂奔,到了東京汴梁城門外的時候,都已經疲憊。這時賊人的人數優勢就顯現出來,圍攻之下,高玉柔雖然借助‘碎金拔劍術’之威,斬殺一賊,卻也被別的賊人趁機砍傷了后背,流血不止。

    正是這后背的受傷,讓高玉柔忍不住痛呼出聲,被賊人發現了她女子的身份。盛二豐聽出高玉柔的聲音不似男子,先是一愣,然后猙獰的狂笑道:

    “啊哈哈哈~!她竟然是女扮男裝的,竟然是個雌兒!膽敢傷了老子,老子要讓她后悔來到這個世上,你們幾個一定要給老子抓活的!抓活的!”

    “是!盛堂主!”

    諸賊不敢惹怒盛二豐,這也讓高玉柔左支右拙的堅持了一刻鐘之久,雖然又被打了幾拳踢了幾腳,卻是一直堅持到了城門大開。

    眼見此時高玉柔就要沖入城中,盛二豐見到城內的士卒都在望著自己,猖狂的對這些探頭探腦想要制止他們的五城兵馬司的士卒們叫囂道:

    “你們這些丘八,休要多管閑事!給老子滾到一邊兒看你們的門兒去,否則老子便要了你們的鳥命!”

    被盛二豐如此色厲內荏的一吼,這些披堅執銳的五城兵馬司士卒,還就真的畏畏縮縮的退到了墻邊兒,不敢去看他們。高玉柔見狀大駭,她就指望進了東京汴梁城之后,城中的士卒能夠給她庇護。否則,繼續追逃下去,她必然會被擒。

    于是情急之下,高玉柔急忙抓住一個士卒的手臂,苦苦哀求道:

    “軍爺!救救我!這些人都是賊人,求軍爺救命啊~!”

    然而這個被她抓住的士卒不敢看她,膽怯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臂。高玉柔見他畏懼,放開其手臂,舉目四望,看到一個長相魁梧,裝扮似乎是校尉的,撲過去抓住他的手臂,繼續苦求道:

    “軍爺!求您救命啊!我這里有許多錢財,我愿意送給您!”

    這個校尉打扮的壯漢一臉嫌棄的看著高玉柔,一把將其推開,鄙夷的說道:

    “去去去!一個臭乞丐,還想欺騙某家,簡直就是找死!”

    五城兵馬司的士卒如此的配合,讓心中沒底的盛二豐心中大定。他獰笑著走向高玉柔,惡狠狠的對她說道:

    “乞丐婆,任你如何掙扎都是徒勞的,還不如乖乖兒的讓爺爺處置,說不定爺爺還能讓你少受一點兒罪!”

    回應他的,是高玉柔拼盡余力的一劍。

    “唳~!”

    這一擊聲勢浩大,然而盛二豐早有準備,并未中招,卻是早早的跳到了一旁。‘鳴鶴’劍劃出了一道冷冽的寒光,卻只帶出一聲似乎鶴鳴的怪響。

    “相公~!”

    高玉柔仰天悲鳴,一臉絕望,舉劍慘笑道:

    “玉柔有負重托,身陷絕境,只好先行一步了!”

    只盼,你們能夠有貴人相救,那我在黃泉之下,也能夠安息了!

    心中悲嘆一聲,高玉柔舉劍就要自刎。然而盛二豐早有防備,一腳便要將其手中‘鳴鶴’劍踢掉,一手狂笑著想要抓向了高玉柔的咽喉。高玉柔將他砍傷,他怎會讓她輕易死去?必要將她抓走,讓她受盡折磨再殺掉!

    而城門處等待出城的人群中,一人正向城門方向擠去,遠遠的聽到這一聲怪異似乎鶴鳴的聲響,如遭雷擊,愣了一瞬間。再也顧不得收什么秩序,一邊兒跳起,一邊兒舌綻春雷,怒吼一聲:

    “住手!”

    西城門處眾人聞聲望去,便見一人頭戴斗笠,騰身躍起,站在排隊準備出城的人群頭頂,一躍三丈,跳進了賊匪和高玉柔的戰圈。

    “不要怕,我來了!”

    視線四處逡巡,未見熟悉的面孔,這頭戴斗笠之人看到打扮得連冉難淵都認不出來的高玉柔手中舉著‘鳴鶴’劍,急忙問道:

    “嶺南冉家?”

    “正是!”高玉柔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急忙舉劍后退,躲開盛二豐,期待的看向這個頭戴斗笠之人,“不知道是哪路英雄?若肯相救,大恩大德,我嶺南冉家必涌泉相報!”

    “不需要冉家的任何報答!”

    此人聽高玉柔哪般說,卻是說出了讓其心中一緊的話。不需要冉家報答恩情的,難道是冉家的仇人嗎?這讓高玉柔的心不停的下沉,沒想到前有猛虎,后有豺狼,這一回還真是在劫難逃了!

    而盛二豐也以為這戴斗笠的人是要找所謂的‘嶺南冉家’尋仇的,便獰笑道:

    “想不到這個‘嶺南冉家’仇家挺多啊!看來也不是什么好鳥。這位朋友放心,若是你想報仇,便與我等一起拿下此女,一起折磨她便是!”

    “住嘴!休要辱我師門!”

    讓盛二豐想不到的是,他的話竟會讓這戴斗笠的人聞言如此的憤怒,正疑惑間,便見此人閃電一般按劍沖來。見狀不妙,盛二豐趕緊后退一步,想要與手下一起迎戰。不料來人的動作比他想象之中更加的迅速,人未至,劍氣已到!

    是的,盛二豐只感覺到了撲面而來割的他臉頰痛的劍氣,卻不見劍影。

    那斗笠人一沖之下,已經止步,依然是一副按劍欲拔出的樣子。

    “碎金拔劍術?!”

    高玉柔見狀,卻是面色大變,驚得不由自主的輕呼出聲。

    “不!不是碎金拔劍術!是……斬、仙、拔、劍、術!難道說……”

    身為高家的掌上明珠,高玉柔如何會不認識‘碎金拔劍術’如此凌厲霸道的劍術?然而這斗笠人施展的劍術,卻比她高家的‘碎金拔劍術’更加的凌厲霸道,后知后覺的盛二豐,正欲揮刀反擊,卻發現他自己渾身無力,已經和身邊的手下一起胸腹一涼,頹然倒地了!

    剛才其實并非斗笠人未曾拔劍,只不過是因為其拔劍太快,盛二豐自己沒有看清楚罷了。

    這時盛二豐手下僅存的一個賊匪眼見情形不妙,便要逃走,卻被斗笠人將手中長劍一甩,便給他來了個透心涼,跌落塵埃再也不能爬起。

    “嘶~!”

    五城兵馬司的一眾校尉和士卒,頓時都發出了牙疼一般抽冷氣的聲音。剛剛盛二豐等三個膽大包天的賊人便讓他們不敢動手了,斗笠人這般瞬間便將三個賊人砍翻的殺神,更是讓他們連看都不敢看了。

    眼見這些五城兵馬司的校尉和士卒如此不堪,斗笠人并未去管他們。他來到地上那個一身邋遢的乞丐面前,摘下斗笠,露出了一張讓周圍人再次倒吸冷氣的面容。

    劍眉星目,顧盼生輝,肌膚似雪,甚于女子。

    “嘶~!”

    先前很多覺得斗笠人兇狠凌厲,可能是黑道中人與三個賊人黑吃黑的吃瓜群眾,在見到獨孤小秋容顏的瞬間,就推翻了自己這個齷齪的念頭。此子一表人才,便如俊美到上戰場必須戴鬼面具的蘭陵王轉世,怎么會是殺人如麻的黑道巨擘呢?

    “啊~!好帥啊~!武功又高強,長的還這么帥,好喜歡啊!!”

    有幾個花癡少女,甚至已經雙手捧心,作迷戀狀,已經秒變其粉絲了。

    見到此人,高玉柔也證實了她心中的猜測,叫道:

    “小秋,果然是你!”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獨孤小秋!最近他就跟開掛了似的,越來越帥。

    人群中有見過其長街大戰魔教中人的,也情不自禁的指著獨孤小秋喊道:

    “是他!是獨孤求敗!是大戰魔教中人,安然脫身的獨孤求敗啊!”

    “獨孤求敗!”

    “獨孤求敗!”

    ……

    獨孤小秋:“……”

    好討厭的感覺啊!事情為什么又發展成這個樣子?!

    之前曾經因為長街遇秦紫卿、十二干將、魚豐舸等魔教中人襲擊,想要將藏寶圖的事情盡攬在自己身上,孤身離去,卻被紅芍藥心中起疑,沒有走成。今早獨孤小秋趁著紅燒肉……紅芍藥等人放松了警惕,想要來個不告而別,不料卻在西城門巧遇冉家之人,不得不出手相助。

    自己想要偷偷走人,怎么就這么難呢!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