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甜婚蜜寵:季太子的初戀 >

第1396章 一直戴著婚戒

    在場的交警先控制住了最容易抓住的司機,另外一部分去追安德魯。

    同時,還有人通知xíng jǐng。

    安德魯在夜色中平民的跑,他知道跑慢一點點都會被抓,到時候他就別想有活著的機會。

    幸好,這里是山區,周圍都是山林,他跑了進去。

    他也沒有目標,沒有什么路線,只是胡亂地穿梭在森林里。

    這反而是難追上。

    xíng jǐng深知這一點,放了警犬出去。

    安德魯聽到狗吠聲,眉頭深鎖,該死,竟然放這畜生。

    這是國外購買的純種德牧,奔跑速度很快。

    它們跑了一會就差不多追上安德魯了。

    其中一只飛撲向了安德魯,不過他躲閃了一下,沒被咬中要害,咬住了他的右手掌。

    “啊!”安德魯吃痛,這德牧的咬合力很大,他感覺自己的手骨裂了。

    可他顧不了自己這做醫生的手可能要廢掉,他打了德牧一拳,把它暫時擊退。

    還撿了一些石頭,扔向了另外一條德牧。

    兩德牧躲避了一下,安德魯趁著這個時間跑開了。

    他事先在這里踩點了,知道這山中有一條河,是通往隔壁城市的。

    手下早在這里準備了船只,以防行動不太順利時可以走水路逃走。

    安德魯怎么都沒想到,最后使用這只船的人會是他。

    上傳以后,他往回看了一眼兩只還在朝著他吠叫的德牧,馬上離開。

    走了一段距離,警察暫時追不上來,他在船上坐了下來。

    這個時候,他才能檢查一下自己受傷的右手。

    受了傷還一直逃跑,手早就鮮血不止,他的臉色也白了不少。

    而且,一時半會也到不了醫院。

    不,他甚至不能去醫院,去醫院可能會有警察在那等著他。

    這勢必會耽誤手的治療。

    想到這些,安德魯的臉色比烏云還陰沉。

    他可不是一般人,手對于他來說,跟睡著的手段一樣重要。

    治療不好的話,可能他以后就不能繼續當醫生了。

    這里還不方便他開機,容易被發現。

    逃出去,已經是翌日凌晨。

    “看過拍的片子,以及我的觀察,你這手沒有太大的治療價值了。”男醫生一臉遺憾的看著安德魯。

    俗話說得好,能醫不自醫。

    安德魯找了個私人醫生給他看,結果卻是這樣,他難以接受。

    “怎么可能,我是醫生,我的手不能廢。”

    “你也是醫生,那你該知道,耽誤了最佳時機,才會變成這樣。”私人醫生如實說道。

    安德魯無言以對,能進行的治療,他也一一做了,希望可以有奇跡。

    他有備而來,傅澤他們是白跑一趟。

    不過,安德魯的手下一網打盡,也算是有一點收獲。

    以后,安德魯手底下就算是無人可用了。

    “長官,我們不能白白浪費了一張高鐵票。”司空卓瑩對傅澤說,意有所指。

    傅澤瞇著眼,望著她。“當然。”

    雖然這次仍然讓安德魯跑了,可這里也是安德魯隱姓埋名生活了一段時間的地方,他也正躲在這,他們還有機會抓住安德魯。

    安德魯跑掉的消息,司空卓瑩跟季墨說了一聲。

    “太可惜了,做了那么多,還是這樣,安德魯太狡猾了。”季墨驚訝又惋惜,又一次被安德魯跑了,老天真是不公平。

    “是啊,我們還特地買了買了高鐵票去。”

    “難道就這么算?”季墨覺得太郁悶了,有點不甘心他們竟然這么多人還抓不住一個安德魯。

    司空卓瑩說道。“其實,我們也不是一無所獲的,安德魯的爪牙,我們都抓住了,包括他的司機。安德魯本人雖然逃了,可他被我們的警犬咬傷了手。我們從警犬的嘴里找到一些他的血肉,估計傷得不輕,警犬滿嘴是血。”

    “哦,這倒是值得開心的事。安德魯是醫生,傷了手,他應該很在意。”季墨有了點喜悅之情。

    “聽世晴說過,安德魯對醫學是很感興趣的,傷了手不能再做手術,估計是會很不開心。”司空卓瑩笑說。

    “你們接下來打算怎么辦?不會是收隊回來吧?”季墨問道。

    “不會,安德魯既然是躲在這個省,我們至少要摧毀他在這里的一切再走。”

    什么都不做就走,豈不是太便宜了安德魯。

    這可不是他們的行事作風。

    “重點是關注那個叫焦藝晴的女人。”季墨提醒她。

    許多事情,似乎都是那個焦藝晴在出面幫安德魯,不然他們就早可以查到安德魯留下的痕跡。

    “知道。”

    季墨扔下手機,老婆演了那么大一出戲,算是白忙活了。

    對了,不能只關注安德魯啊。

    他又跟司空卓瑩留言了一句。“古茂也要找出來,他與安德魯是一伙的,是最后的抵抗力量。”

    “oK!”

    “組長,可以出發了。”組員進來通知季墨一聲,晚上他們去建一個重要客戶。

    “嗯。”

    季墨站了起來,穿上了西裝外套,走出辦公室。

    他們來到了一個裝潢得古色古香的食府,在這里定了一個包廂。

    最近他的應酬多了,感覺對不起老婆孩子,少了時間陪伴他們。

    “老婆,我到了,要是我回去晚了,你就先睡,別熬夜等我。”他給楚天顏發了消息,報告自己在做什么,什么時候回去。

    擔心她一直等他回家,還讓她先睡。

    “你專心工作。”楚天顏回道。

    季墨收起手機,帶著幾個組員走進了包廂。

    他們坐下沒多久,合作商的人也到了。

    “晚上好,馬總。”季墨站起來,馬總是個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他也算是后背,主動開口也是可以。

    馬總這邊帶的人少,只有一個打扮得青春亮麗的年輕女人。

    他笑容滿面的與季墨握了握手。“幸會,季少。”

    “馬總不用那么客氣叫我季總,我只是一個業務部的組長而已。你叫我季墨就可以。”季墨更喜歡馬總叫他的名字。

    他就是他,不想盯著季家的光環,想要憑實力。

    “好啊,這樣還親切點。”馬總哈哈大笑,然后介紹他身邊的女人。“這是我們公司的公關部經理,你叫她若雅吧。”

    “你好,若雅女士。”季墨中規中矩的開口。

    由于對方是個年輕女士,他甚至沒有與她握手,免得引起什么不必要的基礎。

    已婚男的身份,他一直記著呢。

    無名指上,他還戴著婚戒,這是他在外面必戴的兩個飾品之一。

    另一個,則是老婆送給他的腕表,帶了兩年多。2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